竹惑

一个存稿箱。

醉梦殇 梦醒凉

cp为陵越x百里屠苏

站在天墉城长长的阶梯脚下,屠苏抬头向上方看了一眼,唇角浮现了些欣喜笑意。

一步一步,步伐笃定的向上面进发,脚下是熟悉的青砖,当初他在天墉城之时,还亲手用扫帚仔细打扫过上面的落叶,每一处,都是记忆中的样子。

原封不变。

他还记得自己当初被罚扫天梯,陵端带人前来挑衅,当时他一副冷漠的表情,现在想来,即使是不愉快的回忆,也多了几分怀念的味道。

他已经离开太久了。

从他解开封印赴往蓬莱始,已然数年,灵魂在玉衡之中,混混沌沌的,分不清外界时间的流逝,唯有的,是在那黑暗中一次又一次回想这短短的一生中一切美好,不美好之事。

从自己小时候的母亲和乌蒙灵谷,一直到蓬莱和欧阳少恭,他将自己的一切回忆都仔细品味了一遍。

所有的不良情绪都已不再,他只记得,世人给予他的援手与善意。

当然,浮现最多的,就是陵越对他温柔的笑脸。

曾经的三年之约已经化为泡影,现在的陵越如果如当初所说,应当已经成为掌门,以师兄严谨的性子,天墉城应当会迎来盛时之局,屠苏想着,近乎贪婪的看着路途中经过的一草一木。

走了不知有多久,眼前出现了熟悉的大门,上方“天墉城”三字苍劲有力,带着威严磅礴的气势。

他抬脚走了进去,有两名弟子匆匆走来,面容十分陌生,应当是这些年新收的弟子,现在下山去采购的吧。

他与他们擦肩而过,弟子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向他这里看一眼。

屠苏却也没有在意,他现在满心都是即将见到陵越的激动,他认准方向,快步向后山走去。

一路平安无事,并没有弟子说他是擅闯天墉城,莫非是师兄已经交代过了?

屠苏走到后山,熟悉的楼阁之前,陵越一身紫色长袍,正是掌门的装扮,他白皙的指间夹着一根竹签,上面有五花肉,他正在喂阿翔。

他的眼角已经有了细细的纹路,虽然头发还没有变白,但是明显的与当初一别相比要老了不少。

他抿起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笑意,含着难掩的欢喜,他张唇说道:“师兄,我回来了。”

陵越的眼睛依旧注视着那只海东青,将手中的竹签伸向碗内又叉了一块肉,喂给阿翔,却没有回头来看他一眼。

屠苏以为陵越是生气了,毕竟他没有遵守三年之约,让他空等了六年之久,一向仔细的他生他的气也是正常的。

他走上前去,微微张开手臂,想要和以前一样,在背后拥住明显冷峻和威严了不少的他。

下一瞬,陵越会慢慢转身,用那双深沉淡静的黑眸注视着他,然后很平静的说你终于回来了,但是那眼里会涌出些欣喜,随后将他紧紧抱进怀里。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陵越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可屠苏的双手却无力的透过他的身躯。

没有实感。

屠苏愣了一下,而后苦笑,他明白了,为什么这一路上所有弟子都像没有看到他一样,做着自己的事情,原来,他早就已经死了。

灵魂回归,所有人都看不见。

他怔愣着,手臂还悬在空中没有放下,就听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阿翔,你说,屠苏什么时候回来。”陵越注视着它,眸子里明明映着阿翔的影像,却又仿佛什么都映不出来。

他的心或许已经随着屠苏的逝去一并死了。

海东青叫了一声,在空中展翅翱翔,然后快速的飞离,留下沉默的他。

有一阵风吹了过来,吹乱了陵越乌黑的发丝,扬起了长袍的一角,划过一旁的树叶,那片微微发黄的叶子便悠悠的在空中打了个旋,落了下来。

陵越紧紧的握起拳头,指尖掐进肉里,他抿起了唇,眸光哀伤,都是他的错,是他没有保护好屠苏。

“师兄,我在。”看着他自虐般的动作,屠苏伸出手,想要让他松开紧握的拳。然而指尖在碰触到的瞬间,穿了过去,没有实质的接触。

他身体颤了一下,低低的叹了口气。

陵越不知道的是,屠苏的魂魄一直在他身边,但是不论他说了多少遍:“师兄,我在。”他都听不到。

屠苏明白,他和陵越早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虽然不知道已经散魂的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不过能再看一眼陵越,也是好的。

或许是了却心愿的缘故,他觉得自己的身形愈发不稳,低头看了看,才发现身躯已经渐渐消散,从腿开始,化为星光碎片消失在空气中。

屠苏最后留恋的看了一眼陵越俊逸的容颜,慢慢闭上了眼睛。

师兄,再见。

再也不见。

END

【好吧END当然是假的啦 大过年要撒糖的 下面才是真结局】

陵越睡得迷迷糊糊的,半梦半醒间感觉有双手将自己紧紧抱住。

带着睡意睁开眼睛,是屠苏,他轻声问道:“屠苏,怎么了?”

屠苏紧紧的抿着嘴唇不说话,倔强的将头埋进他的颈窝,呼吸着那熟悉的味道。

他又怎能说,他梦到了散魂后的自己回到天墉城,看到了陵越孤独的等他的身影。

还好,他活着回来了,还好,他还在。

陵越弯了弯唇,像是了解他心中所想,伸手把他揽进怀里,慢慢的说道:“屠苏,我一直在。”

“……嗯。”他闷闷的应了一声,抬起头,勾住他的颈将唇送上。

感觉到屠苏微微不稳的气息,陵越能感受到他内心的不安,他热烈的回吻过去。

——我在,所以……

——我们将属于彼此,永世不离。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