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浮梦(一)

cp为游戏百里屠苏x电视剧百里屠苏

ps:坑爹的脑洞产物 剧情走向为剧苏离开方家的第一个月圆之夜 百里屠苏为游戏苏 屠苏为剧苏 此文极渣 ooc

当黑色的巨龙遨游于天宇之时,百里屠苏明白,终点到了。

韩云溪……焚寂……太子长琴……还有,百里屠苏……这一生,不知作为谁而活,然而不管是谁,此时此刻,他虽有遗憾,并无后悔。

将头微微一偏,入目的是那万里晴空,蓝的纯粹,像碧玉一样澄澈,可惜,他再也看不到了。

很快,他百里屠苏即将化为荒魂,意识消散于这天地间,再无痕迹。

只是……他还想做些什么……他想要看遍这世间, 四海飘泊,恩仇快意,去帮助那些遇上困难的人,随心而活,没有焚寂煞气,没有灭族之仇,没有他人的欺瞒和旁人的冷眼相待。

心之所向,无惧无悔,求仁得仁,复无怨怼。

只是……怕已没有这个机会了……

百里屠苏的眼前逐渐模糊,他最后看了一眼这万里碧空,缓缓阖了眼睛。

从此世间万物,再没有他百里屠苏留存的痕迹。

只是他未曾想过,当自己再次睁开双眼时,眼前竟是圆月高照。

银芒撒向大地,似笼了一层薄薄的轻纱,几点残星疏疏落落的悬在天边,星月交辉,一副极静谧的景致。

怎会如此?他非但没有化为荒魂,却来到了并不熟识的地方。

借着明亮的月光,他垂眸看自己,仍是一贯的南疆玄衫,身后背负的焚寂变成了在天墉城时常使用的青冥,剑气幽远,闪着凛冽寒光。

这里此时正是望月之夜,但他也未曾感受到解封之前体内浓烈翻涌几欲将他吞噬的煞气,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没有煞气入侵体内的苦楚,没有师尊师兄的照拂,没有六人一路的相伴而行,没有经历韩休宁于眼前消失的痛彻心扉,没有与欧阳先生的所谓旷世奇谭。

这究竟……他静静思索,猛然想起自己散魂之前心中所想, 四海飘泊,行侠仗义,快意恩仇,随心而活。

上苍垂怜,赐予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以了全心中遗憾,既是如此,他必定紧紧抓住。

这一世,他只凭自己心意活于世间,纵使他粉身碎骨,也必定绝无后悔。

百里屠苏的眸中一片清明,连眼前完全不熟识的景致都顺眼了许多。

侧头看了看周围,这条小巷极为幽静,空无一人,他决定先找个住处再做打算。

心中愉悦,他索性走的慢了些,正待步出小巷时,一个少年踉跄出现,于他对面不远处的大树下盘腿打坐。

百里屠苏顿住步子看去,少年眉清目秀,肤色极白,一身黑红长衫,衬的他翩然俊雅,但此时他表情痛苦,额间有几滴汗珠,周身红色气息缭绕,正不断翻腾,百里屠苏对那再熟悉不过了,是焚寂煞气!

少年背后的那把通体火红,形如焚烧的剑,分明就是焚寂!

焚寂……并未随他一起消失,也来到了这个世界……还是……这次重生,分明就是一场虚幻……

百里屠苏微眯眼眸,闪进一旁的阴影里,双臂抱在胸前,身体靠在墙壁上,看起来极为镇静,可是在手臂上轻敲的手指却有几丝微不可察的颤抖。

少年周身的煞气时而翻涌时而安静,看得出来他是在努力压抑着,百里屠苏在暗处姿态悠闲的倚墙站着,但眼神丝毫没有错开,一直定定的注视着他,眼眸暗沉如墨,令人猜不透他心中所思所想。

屠苏一直明白,此次望月之夜,他离开了天墉城,若被煞气控制失去理智定是不会再有人来帮助他的,反而会伤害更多无辜的人,所以他只能拼命的抑制一次又一次的煞气冲击。

全身经脉皆疼痛不已,意识被疼痛拉扯的有些模糊,他的脑海里浮现陵端的脸,“是你杀了肇临!”声音仿佛响彻在耳边,那样愤怒而笃定,从此给他安上了莫须有的罪名,掌门真人毫不留情的剑阵,方家小厮的冤枉……种种混乱的念头混杂,最后一个声音压过了所有,“杀,杀了他们。”

不可以……他万万不能辜负师尊和师兄的期望……屠苏的眉紧紧蹙起,呼吸急促而紊乱,消瘦的身形微微颤抖,他勉强凝聚意志来抵抗煞气的侵袭。

不知过了多久,疼痛感逐渐弱了下去,屠苏松了一口气,捂着心口站起来,眼前景物却一阵晃动,他一个踉跄倒了下去,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脚在向他走来,他睁大眼眸想看看来者何人,却无力的缓缓阖上了眸。

百里屠苏眉心微蹙,看着脚下不省人事的少年,黑眸里多了一抹无奈,他俯身抱起他,正待将屠苏放于一边大树下时,斜拐角里冲出一人,一身褐色长衫,腰间挂着一把刀,看样子已过不惑之年。

那老伯目光及他们二人时略带诧异,随后看了看百里屠苏怀里的少年,问道:“敢问,少侠认识这年轻人?”

“……是。”百里屠苏垂眸低低的应了一声,老伯明显愣了一下,随后欣慰一笑道:“这下方家二小姐可以安心了。”

说完将一个方木匣递到他手中,嘱咐道:“这是方家二小姐给的工钱,还望少侠好生照顾他。”

百里屠苏一手揽住屠苏,一手接过木匣,沉默了一下后道:“多谢。”

“不必客气,那在下便先行离开了。”

“请。”

待老伯走远后,百里屠苏将人放在树下,令其背部偎着树干,然后站起身走到一旁的石栏前,静默的凝视脚下安静流淌的河流,心里却在思考。

这是一个他并不熟识的世界,但是与他原来所生活的地方并无大差别,莫非……目光一转,他仔细打量那人,方才因为焚寂和煞气而并未注意,现在才发现,他衣着打扮竟与自己有几分相似。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