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浮梦(二)

cp为游戏百里屠苏x电视剧百里屠苏


方才他听那老伯提到方家二小姐,这世上姓方的说多不多,说少自然也不少,应当不会那么巧合。

据他所知,兰生有个待他很好的姐姐,他虽未见过,但也从兰生口里得到不少消息。

这方家二小姐生性善良,乐善好施,只可惜在蓬莱一战中,被欧阳少恭变成了焦冥。

想到欧阳少恭,他心里难免有些复杂,那个在被烈火吞噬的蓬莱宫殿中,仍旧参不透生死,却与爱人相拥沉睡在焚寂火焰中的欧阳先生,或许不似他,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舒了一口气,他又很快释然了,既然前尘往事已化为过往云烟,又何必再纠结于过去呢,上苍给了他新的生命,自该好好珍惜。

百里屠苏这样想着,一时间感觉轻松许多,但仍有疑虑无法打消,另一把焚寂,另一个身负煞气的少年,焚寂只此一把,断然不可能有所仿造的,若是真的仿造也绝不可能有煞气,莫非……

他眉头微皱看向屠苏,心底却翻起惊涛骇浪,莫非这是与他原世界所重合到另一个世界?

世间竟有如此玄妙之事,不过从前他与晴雪等一行人经历过许多以后,些许不可思议之事他也能平静接受,只是这未免有些匪夷所思,不过他可以重生,那么世界重合什么的自然也是有可能的。

百里屠苏想了想,再也站不住,走到屠苏跟前,伸手握住了剑柄,手指微微颤动几下,他还是毅然抽出了剑。

果然……他凝神细细看去,与他的焚寂一模一样,不过这把剑是完整的,而他的却是断剑。

他将焚寂归于剑鞘,退后几步,眼神复杂的看着昏睡中的少年,这便是另一个世界的百里屠苏,也是另一个……他自己么?

在他思考的时候,另一人却逐渐恢复了意识。

当屠苏缓缓睁开眼睛时,映入眼帘的就是面前之人,那人一身黑红劲装,身材削瘦却挺拔,俊美淡漠的面容,黑眸深邃,带着一抹复杂,正静静地看着他,他的眉间有一点朱砂,让他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

他愣住了,两个人就这么定定地注视着。

百里屠苏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快醒来,眼底浮现一丝惊讶,但转瞬即逝,他淡定地移开了目光,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屠苏站起身,望了望天,那一轮满月依旧悬在天边,洒下清亮如水的银辉。

他的目光转向百里屠苏,略迟疑一下道:“是阁下救了我?”

百里屠苏淡淡回了一句:“不过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罢了。”

屠苏注意到他手中的木匣,与白天方如沁给他的一模一样,想必是他在离开方家以后,方如沁不放心才如此做的吧,他的心底不禁涌起一道暖流。

不知怎的,此人虽然陌生,但他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之感,像是很早以前就认识了一样,他对他不仅没有任何防备之心,反而还不自觉的有种想要依赖他的感觉,莫非是他丢失的那段记忆里的人吗……

这样想着,屠苏抬眸,“多谢。”

“无妨。”百里屠苏道,“你的名字?”虽然他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有一些紧张。

“百里屠苏。”

果然……他的手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握紧,原先的想法并没有错,这就是另一个自己。

只是这个百里屠苏,眼前这个脸色苍白的少年,也会和他的命运一样吗,最终化为荒魂消散于这天地间,或许并不会像他这般好运,还有弥补遗憾的机会。

如若他出手,又能否改变他既定的命运……

百里屠苏此时尚且不知,从他重生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便也是他的命运了。

“跟我走。”他先行几步,然后回头看着站在原地的屠苏道。

“好。”屠苏紧跟上前,看着百里屠苏依旧淡漠却十分好看的侧脸,忍不住问道,“敢问阁下如何称呼?”

“……百里屠苏。”他侧身,眉间朱砂妖异惑人。

闻言,屠苏不免有些惊讶,百里屠苏之名,是师尊取自“屠绝鬼气,苏醒人魂”之意,加上百里这等复姓本就十分少见,重名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而眼前之人的名字竟与他一模一样。

不过他并未多想,只是略带苦恼的皱眉道:“你我二人都叫百里屠苏,那日后应当如何称呼?”

百里屠苏顿住步伐看他,道:“韩云溪。”他觉得这样容易相信他人的自己实在是单纯的过分,与韩云溪别无二致。

“韩云溪……是谁,你是指我?”他疑惑地看他。

“你不认识韩云溪?”百里屠苏目光一冷,低沉道。看屠苏摇头又问,“那乌蒙灵谷、韩休宁,你可记得?”

依然得到否定的答复,他眸光微沉,到底发生了何事,这个世界的自己居然对这些事情没有丝毫记忆……

屠苏看他冷漠的模样,不知为何心一慌,连忙解释道:“小时候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你说的那些是那时候的事吗?”

不记得……他抿唇看着屠苏懵懂的样子,心里叹了一口气,忘了也好,总比整日背负着复活母亲族人的重任要轻松得多,这样想着,他道:“走吧。”

“去哪里?”

“客栈。”

“可是我没钱……”屠苏窘迫的低下了头。

果真是如韩云溪那般单纯,百里屠苏无奈,认命似地晃了晃手中的木匣,“我有,走吧。”便率先离开,屠苏忙应了一声,追了过去。

……

随意寻了一家客栈,百里屠苏掏出碎银子要了两个房间,便直接进了其中一间,屠苏望着他的背影,张口欲言,却发现并没有什么话可说,只好作罢,也进房间去睡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