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浮梦(十四)

cp为游戏百里屠苏x电视剧百里屠苏


“百里少侠与屠苏,同名同姓,甚是少见,不论衣着样貌,还是行为习惯,都颇为相似,加之百里少侠在我们初次见面便表示出隐隐的敌意,这令在下十分不解,究竟是何时令少侠如此反感在下呢,可否请少侠告知。”欧阳少恭说着,带了些笑意看他。

百里屠苏沉默。

他早已意料到他不会回答,也没有等他回答,便继续说了下去,“少侠方才的话语使在下豁然开朗,既是如此了解,想必不是通过什么知晓,而是亲自接触过吧,在下曾有缘接近所谓的天道,虽是愤恨,但也明了许多常人不知之事,例如空间交接。”

“少侠的表情真是令少恭失望啊,在下还期待着看到意外的神情呢。”他状似惋惜的轻叹了口气,用着十分遗憾的语气说着,“看来那个世界的欧阳少恭失败了呢,真是……没用啊。”说到最后已有了薄凉的意味。

百里屠苏终是开了口:“你知晓那又如何?”

虽是这样说,心底不免难有些感叹,欧阳少恭这人,多智近妖,仅凭一点讯息就能猜到真相,当真是不可小觑。

他笑意浅淡,狭长的眼里含了些有趣,慢悠悠开口道:“在下只是想,如果少侠将这些告知屠苏,不知他会相信谁呢。”

他的话恰好击中了百里屠苏心里忧虑的地方,若是告知,屠苏是否相信且不谈,他们又能拿欧阳少恭如何,况且,他也无法去赌,他与他,认识不足一月,怎能期望他完全信任自己,若是隐瞒着,又当怎样呢。

“少侠并不敢赌吧,既是这样,在下便不会对屠苏客气了。”他笑意宛然,悠然说道。

“……你!”他上前一步,伸手扣住他的颈项,却发现他并不反抗,正觉得不对,自欧阳少恭的身侧,花园入口处却传来了声音,“屠苏!”

百里屠苏微微侧过头向他身后望去,屠苏正站在那里,定定的看着他们,眼眸里含着惊讶和不可置信。

他的手缓缓松开放下,欧阳少恭对他扬了扬唇角,带了淡淡的惋惜,因为他是背对着他的,所以屠苏并没有发现他的神色莫名。

欧阳少恭俯下身体,轻声咳嗽,一边说道:“咳……在下不胜武力,若少侠执意以为在下曾做出那等残忍之事,若能解少侠心头之恨,少恭身死……咳咳,也在所不惜。”

百里屠苏冷眼看着他伪装出来的模样,欧阳少恭当真是好手段,先是逐步说出他的猜测,又趁着他专心与他对峙,陷入思绪之时未曾注意外界之事,在屠苏来寻时出言刺激,若不是他已经体会过一次生死,心智更是坚定,怕现在他已经提剑了吧。

缓慢将对方引入陷阱,借此来瓦解他们之间的友情和信任,果真是他惯用的手段啊。

“少恭,你怎么样了。”屠苏冲过来扶着他,担忧的问道。

“无事了……咳……屠苏,你不要怪百里少侠,是在下说错了话才会如此的。”欧阳少恭连声轻咳,也不忘再添上一句。

百里屠苏看屠苏皱着眉头,望向他的眸光里多了些责怪之意,只觉得心烦,便直接抬脚向自己的住处走去,只丢下几个字:“欧阳少恭,你若碰他,我必杀你。”

暖风丝丝缕缕地牵动着满树的叶子,发出轻微的响声,屠苏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抿起了嘴唇。

“屠苏,已无事了。”他直起腰,浅浅笑着安抚道。

看他的情绪有些不对,欧阳少恭的眼里多了几分得逞的意味,“少恭,我送你回去吧。”屠苏闷闷的说道。

“麻烦了。”

待回到了住处,少恭看着他,慢慢的说道:“屠苏,你不要怪罪百里少侠,这件事情真是我的错。”

“不必再提,我先回去了。”他垂眸说着,转身离开了。

在回去的路上,屠苏看着已经很晚的天色,犹豫了一下还是向百里屠苏的房间走去。

他相信欧阳少恭,也相信百里屠苏,加上他隐隐觉得这件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当时他说,“你若碰他,我必杀你”,究竟是何意,这个他是谁,看今天的态度,他们二人在这之前应当从未见过,又怎会多出些不明不白的恩怨,若是不弄清楚此事,心底怕是不会安宁了,所以他决定去问个明白。

屠苏站在他的房门前,看着里面透出光亮,伸手敲了敲门,过了一会才听到熟悉的声音,“请进。”

他推门走了进去,就看到百里屠苏捧着杯茶,眉眼沉凝。

“屠苏……”他坐到他面前,迟疑着说道:“你和少恭他……”

“远离欧阳少恭。”百里屠苏看着他,语气沉沉的说道。

“为何?”屠苏并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会害你。”

他讶异了一下,很快摇头道:“少恭不会害我的。”

“你熟悉他?”他冷淡的说道。

“嗯。”屠苏主动解释道:“我们在天墉城时就认识,他对我很好。”

“……只是这样。”他低声说着,桌上摆着的蜡烛火焰给他打了一层模糊的光影,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屠苏没听清他的话,正想问,却听他的声音已再次响起,“你不信我。”本该是疑问的口气被他极为平淡的说出来。

“不,我信的。”他急忙否认道,看着百里屠苏,他只觉得对方有些不对劲。

“你若信我,便不会怀疑我的话。”他抬眸看他。

屠苏哽住了,他不知该说些什么,欧阳少恭是他很早便认识的,他信他,百里屠苏是另一个自己,也没有理由去骗他,两人的态度却是完全矛盾的。

他想问这之间的缘由,但是看着他的眼睛,他便说不出口了,还未来得及看清百里屠苏眼中的东西,他又低下了头,淡淡的说道:“我要休息了,请回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