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浮梦(十六)

cp为游戏百里屠苏x电视剧百里屠苏


天墉城的那一边。

“什么?屠苏在琴川?”芙渠激动的说道。

“嗯,下山之后,他就一直在琴川,并没有离开过。”陵越颔首,他的手指上落着一只灵蝶,仔细看看,正是风晴雪放出去的那只。

芙渠面露喜色,喃喃道:“他没事就好,师兄,你要下山去带屠苏回来吗?”

陵越摇了摇头,微微蹙眉说道:“最近天墉城事务繁忙,我无法脱身,而且肇临这事有蹊跷,我怀疑背后有人在推波助澜,这等时候,更不能轻举妄动,等过段时间,我将事情慢慢平息下去,再接他回天墉城也不迟。”

说着,他将信息化成一道光华注入灵蝶体内,随后看着灵蝶慢慢扇着翅膀离开。

“希望屠苏在山下好好的。”芙渠点头,低声说道,担忧的目光投向山下的方向。

琴川今天的天气很好,天空蔚蓝晴朗,阳光温暖而不燥热,令人的心情也一并好起来了。

近日,方如沁开了家医馆,欧阳少恭作为大夫,免费给众人看病,来看病的人十分的多,因为暂时没有可靠的助手,也是因为朋友的关系,所以屠苏和风晴雪就主动去医馆帮忙抓药。

百里屠苏并没有去帮忙,也不知是何事,他白日里总是不见人,常常是到夜色朦胧,万籁俱寂之时才归来,连屠苏也不知晓他去哪了,而他素与众人交情不深,为人也十分正义可靠,便由着他去了。

这日,屠苏依旧在医馆抓药,听见风晴雪的声音,“当归五钱……当归……”

他转身取了当归放在风晴雪的面前,而她看到他的动作,显然很高兴,眼眸弯弯,含了喜悦,“谢谢苏苏。”

“……嗯。”他侧过头,心底却有些愧疚,风晴雪一直将他放在心上,只要他对她有哪怕极其微小的一点回应,她也会十分开心,而他却很少会在意风晴雪的想法,这样看来,是他的错。

他的心不能放在她身上,不过至少,也可以给予一些补偿吧……

屠苏抿唇想着,却发现看病的队伍逐渐骚乱起来,他疑惑的抬眸看去,队伍最前方是一个橙衣姑娘,她趴在桌上,下巴垫着手臂,一边说着“大夫救救我,我好难受”,眼光一直向这边看来。

她的目标很明显就是自己,屠苏微微皱起了眉,他并不认识这个女子,有过一面之缘也只是在抓采花贼之时碰巧救了她而已。

那时,她的反应就是对他十分熟悉,而现在也是,这究竟是为什么,屠苏垂眸思虑着。

风晴雪也注意到那女子,看了看之后,将手中的药放下,向那边走了过去,屠苏看着她的身影,略作犹豫,也跟了上去。

“小妹妹,你是来捣乱的吧。”风晴雪出声道,她已经认出了她,她在月老庙,曾经遇到她正在用法术改动那些红丝带上面的字,两人也有过短暂的交手。

“我……我没有啊,我只是想让这个大哥哥给我抓药。”女子嘟着嘴,低声说道,又看向屠苏,“我见过你的。”

风晴雪的目光转向他,屠苏看着她,说道:“我不认识你。”

“大哥哥,我叫襄铃,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襄铃看起来很是失望。

屠苏正想否认,人群中却挤出一人,是方兰生,他大叫着扑过来,“小仙女?你是来找我的吗?”

襄铃跺了下脚,又看了屠苏一眼,赌气的跑了出去,方兰生也一边喊着小仙女,追了过去。

风晴雪看了看屠苏,而他却默默转身回去继续抓药了。

一直到晚上,两人才回来,方兰生正拉着方如沁的手臂要吃饭,方如沁见到他们,问道:“少恭呢?”

“他还在给人看病呢,今天的人太多了,如沁姐,我好饿啊。”风晴雪揉着手腕说道。

“那便开饭吧。”方如沁笑了笑。

屠苏没看到百里屠苏,便出声问了一句,方如沁摇了摇头道:“今天并没有见到他。”

他应了一声,心底却难免有些担忧,现在已经很晚了,百里屠苏却没有回来,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用过晚饭以后,屠苏去了百里屠苏的房间,但是他的房里并没有人,他不知晓他去了哪里,也只能在此等着。

等了很久,一直到子时百里屠苏也并未归来,屠苏困极,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当百里屠苏带着一身清冷华辉回来时,入目的便是屠苏沉沉睡着的安静容颜。

他细微的吐了口气,很小心的将他抱起,屠苏似是累了,也像是安心,他并没有醒,只是将脸颊贴在他的衣服上,依然闭目沉睡。

百里屠苏将他轻轻的放在自己的床铺上,拉过被子盖上,在床边静静凝视了一会他的容颜,转身坐在桌前,开始打坐。

清晨,明媚的阳光射进来,打在屠苏脸上,映的他皮肤如玉,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他缓缓睁开了眼睛,迷蒙的看去。

发觉自己正躺在床上,他缓缓支起身体,房间里已经没有人了,但是屠苏却确定百里屠苏回来过了,而且是他将自己放在床上的。

空气中还残留着他身上淡淡的清新味道,看来人走了还不太久,他懊恼的垂眸,自己怎么就睡着了呢,百里屠苏回来也没有醒。

在天墉城时,他的警惕程度并不是这么低的,难道有特殊的原因?

想不明白,屠苏起身将被子叠好,走出了百里屠苏的房间,向自己的住处走去,恰好遇到风晴雪来找他。

风晴雪见他一愣,出声问道:“苏苏,你去哪了?”

屠苏并不想告诉她,只是回答道:“出去转了转。”

“哦。”风晴雪注意到他的发丝微乱,走过来的方向恰是百里屠苏的住处,咬了咬嘴唇还是没有说出,而是浅浅笑道:“走吧,我们去药庐。”

“嗯,好。”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