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劫(一)

邪魅冷酷魔头陵越x正气面瘫少侠屠苏 与越苏一世有联系

“区区蝼蚁,竟妄想与本座争辉。”一道男声响起,含着满满的自信骄狂。

说话的男子站在高高的大殿最前方,身着一身红衣,袖口绣着黑色的精致纹样,款式简单大方,火红的颜色丝毫不沾女气,反而让他的气质更加张狂。

他有一双幽深漆黑的眸,有些狭长,微微眯起,带着些许凌厉的意味,高挺的鼻梁,薄唇一扬便足以颠倒众生,若是世间人得知,他们口中恍如厉鬼的魔头陵越生的这般好看的模样,不知要有多少女子甘愿倾倒在他的脚下。

虽然说这容貌足以给人很大的震撼,但是有些人明显不为所动。

“身为魔教之首,竟会用佛家的殿堂,果真令人吃惊。”不急不缓的声音响起,语气低沉而平静,完全没有在意陵越所言。

陵越闻言眯眸看去,那人黑发如瀑,眉目清俊无双,淡粉色的唇抿成一条直线,无端透着冷淡的意味,背着一把火红色的长剑,一袭黑色长袍,将宽肩窄腰的身材衬的修长好看。

这是一个容貌丝毫不亚于陵越的人,而且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他的眉间有一点朱砂,若在女子身上应是很妖娆的,而放在他这里,却带着清冷淡雅的气质。

陵越看着他,按以往,这般对他说话的人早就被他杀死了,但是很奇妙的,他居然一点也没有杀意,反而对那幅容貌隐隐觉得熟悉。

这也是极少的能见到他真面目的人之一,过去所有见过的人都已经死了,坟头草或许都长得比他要高。

他将那感觉压在心底,面上依旧不变,只是冷哼一声:“百里屠苏,本座喜欢什么就要用什么,无需你来替本座评判。”

名字被初见的陵越一口道破,屠苏也不觉得奇怪,早在他与同伴进入天墉城时,同伴曾呼唤过他的名字,应当就被他的属下报告上来了。

只是这语气让他有些奇怪,并不像他本身应有的语气,而是有些像熟悉的人之间生气时说的话,但他没有在意,所谓的魔教之人都是阴晴不定的那种,他就当陵越今日不对。

屠苏侧头环视了一下,这是一间高大的殿堂,它的墙壁,皆是上好的白玉所筑,每两步之内,必有花纹精美的雕刻,嵌着夜明珠,将偌大的室内照的透亮。

很空旷的地方,除了一些简单的东西,其他什么都没有,甚至还不如他在那些富豪家里看到的珍品要多。

他定了定神,状似不经意的瞟了一眼身边晕倒的同伴,注意到胸口仍有起伏便放心了些,自他进入这大殿,那陵越一挥袖袍,同伴便倒下了,只余他一人还清醒着。

一直注意着他的陵越见他这幅样子,掩在袖袍下的手抬了起来,轻轻的拍了拍。

很快就有几个一身黑衣的人出现,单膝跪地等待吩咐,陵越微微扬起下巴,神态高傲,“将地上那几个给本座拖下去丢进地牢。”

黑衣人迅速而无声的将人拖走,屠苏想要出手制止,却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这定是那魔头使的招数!

他咬了咬牙,抬头面对那一身红衣的人,冷声道:“陵越,你有什么就冲我来,不要牵连其他人。”

“哦?”陵越闻言,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薄唇勾起浅浅的弧度,轻笑一声“你有何能耐,可以让本座去注意你?”

“……”屠苏冷冰冰的看着他,俊逸的面容上没有丝毫表情。

“嗯?”他从鼻腔里哼出一个绵长的音调,悠然落下的尾音极为诱人,像是用一根草挠着心脏,痒痒的,“想让本座注意,是用你的容貌,还是用你的身体?”他挑眉,视线上上下下的扫视着屠苏的身躯,意味十分明显。

“你!”屠苏注意到他的目光,不禁大怒,咬牙切齿的吐出一个字,脸色很快又冷下来。

他一直在努力聚集着体内的真气,突破自己身上被施压的禁锢,于是拖延时间,终于一举突破。

伸手拔出背后的剑,这是在他最初习武时,紫胤真人,也就是他的师尊,将这把剑送给了他。

他初用这把剑,就极为顺手,这些年也便一直用着名为“焚寂”的长剑。

他握着焚寂,一个踏步冲了上去,手中的剑裹着火红色的光芒,带着破风震雷之力劈了上去。

陵越不屑的抬眼,挥起袖袍阻挡,“唰”的一声,长长的布料被斩下来一块。

“真是有趣。”他笑容邪气,却又带着一种吸引人的魅力,充满了魅惑,随意从不知何处抽出一把折扇,注入真气随后啪的一下,打在剑身处。

屠苏浑然不惧,手中的剑顺势一变,对着陵越的胸口刺了过去。

陵越眉头微微一皱,手臂侧过来,剑尖刺入了肉里,有了回旋的余地,他用折扇打偏了焚寂。

啧,居然武功不错,能伤到他。

他一个闪身,出现在殿堂的另一处,屠苏面色不变,紧追上去。

两人的身影不断闪现在大殿里,进行了数十次的交锋,最后一击在空中。

屠苏被气劲一震,猛的向后退去,唇角滑下了血液,他毫不在意的用白皙的指擦去,抬眼看他。

陵越也退了数十步,他嘴角挂着血丝,左臂处的红袍已经被血液染成了深色,他带着笑意,丝毫不见狼狈。

屠苏冷淡的看着他,“有何可笑?”

陵越笑意盈盈的抬起头,嘴唇动了几下,低沉磁性的声音传出:“你动不了。”

听到他的话,屠苏一惊,才发现在交锋之时,陵越的力量注入了自己的体内,现在他没办法动弹了。

“卑鄙。”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呵。”他轻笑一声,缓步走过来,“本座对你很有兴趣。”

他冷漠的看着他,陵越伸手,环住他的肩,随后侧头靠近他的耳边,语气温柔的好似世间最亲密的情人,吐出的话语却让人惊讶。

他说,“我要你。”

他说的是我,而不是本座。

屠苏敏感的耳朵被热气侵袭,他不自在的侧头,却在听到他的声音之后猛然转过来,眼眸因为吃惊瞪的有点大。

陵越的手指慢慢抚摸着他的侧脸,方才觉得这样的表情对了些,他一直隐隐觉得屠苏不该是那冷淡的样子,面对他时应当是抿嘴笑起,或者虽无笑意却面容柔和。

他在心底早已认定他是不同的,又怎会任由屠苏在面对他时,和面对外人之时的表情一致?

这是不被允许的。

陵越抱着他,能感觉到对方僵硬的身躯,他在他眉心朱砂处烙下一吻,声音笃定,“百里屠苏,你注定只能是我的。”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