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浮梦(十八)

cp为游戏百里屠苏x电视剧百里屠苏


屠苏近些日子的心情很好,连风晴雪都看出来了,问他,他又不说,只能作罢。

风晴雪依旧日日为他熬制药物,屠苏也会去帮忙,面对那味道苦涩的药总是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即使他认为这药没有太大的作用,不过风晴雪的一番苦心,他也不能装作不见。

每次喝了药回房时,桌上总会有一个小碟子,里面有几个颜色橙黄的蜜饯,然后他会取一个送去口中冲淡那味道,然后去忙别的事情。

百里屠苏也不再外出,有时会帮他做一些事情,或者留在自己的院中练习剑法,与欧阳少恭倒是没有什么冲突。

很快,就是望月之夜了。

月亮挂在天上,银色的月光轻柔撒下,天空中有薄薄的浮云,将月亮笼上一层薄薄的面纱,有些朦胧的意味。

疏影摇曳,周围只有风的声音,极静谧的,然而风晴雪却顾不上享受这优美的月色。

她站在庭院里,双手在身前紧紧交握,手心泌出一层细汗,美眸担心的盯着紧闭的房门,因为今夜是煞气爆发的时候,百里屠苏和屠苏二人正在房间里。

百里屠苏微微皱眉,对着眼前表情痛苦的屠苏低声说道:“云溪,抱元守一,压制怨煞。”

屠苏此时已顾不得去回应他,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抵御煞气的侵袭之上。

“我明明看到是你杀了他!”

“你就是个怪物!滚出天墉城!”

眼前仿佛出现了肇临毫无声息的冰凉身躯,胸口的致命伤痕上还残留着煞气……陵端见此愤怒的神情和话语,眼里那浓浓的厌恶排斥和憎恨。

“不,肇临不是我杀的,我一定要找到杀害肇临的凶手……”

欧阳少恭的面容闪现在眼前,他说,“屠苏,不要相信所谓的天命。”

“别多想,你快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芙渠和红玉的催促。

含冤被迫下山的情景出现在眼前,还有琴川人给予的善意,最后,眼前是第一次见到百里屠苏的那一眼。

“云溪……”

屠苏骤然睁开眼睛,眸底满是赤红,翻涌着挣扎与疯狂的神色,他突然伸手,狠狠掐住身边百里屠苏的脖颈。

痛楚从颈上传来,百里屠苏微微睁大了眼,看他浑身煞气环绕的样子。

浑然不在意颈上的手和那近乎要让他窒息的力气,百里屠苏轻轻抬手,触上了屠苏的肩膀。

看来这个世界的自己煞气的侵袭十分严重,倒是比他想象用要麻烦一些。

调动起星蕴之力,顺着他的手臂传入了屠苏的体内,想要化解体内的煞气。

虽然屠苏本身的力量对他是不设防的,但是目前是煞气处于主导地位,而煞气自感受到他的力量进入,便立即包围了过来。

百里屠苏调动着体内的气息,源源不断的输入到屠苏的体内,和煞气对抗,想要帮他减轻些负担,哪怕减一分也是可以的。

奇异的是,当百里屠苏的力量与焚寂煞气相触的那一刻,焚寂煞气竟自发的缠绕了上来,与他的力量融合。

无法调离煞气,如果与之对抗或许会对屠苏的身体造成伤害,百里屠苏无法,只能将那与煞气融合了的力量收回体内。

更为奇特的事情发生了,当力量回到体内时,煞气竟一点一点开始消失,很快,星蕴之力中的煞气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

百里屠苏查看了一下体内,虽然不太清楚这是为何,但他只能将其当作因为自己当初也有焚寂煞气,所以才不受其威胁。

更深的,连他也想不通,不过身体并无不适,这反倒是好事,他也可以帮助屠苏抑制煞气。

这样想着,百里屠苏直接将力量尽数传入屠苏的体内,也幸是有煞气的存在和开拓经脉,才不至于发生爆体。

当焚寂煞气与之融合,他又将其收回体内,颈上扣紧的手渐渐松了,当他第三次将力量收回体内时,就看面前屠苏的身体晃了晃,然后倒了下去。

百里屠苏伸手将他接住,看他闭着眼睛虚弱的躺在他的臂弯里,面上血色尽失,十分苍白,已经陷入昏迷之中。

他小心翼翼的将屠苏放在床铺上,拉过被子盖上,查看了一下他的身体状况,只是因神经紧绷过久猛然放松下来和煞气入体的痛苦而晕倒,并无其他太大伤害,才转身退出房间。

风晴雪等在外面,早已急的不行,她反反复复的在院中走着,心焦又怕打扰他们而不敢出声。

这下见到百里屠苏出来,眼睛一亮连忙迎了上去,“苏苏怎么样了?”她压低了声音。

“无事了。”百里屠苏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可以进去看看苏苏吗?”她咬了咬嘴唇。

他看了她一眼,“请便吧。”

风晴雪点了点头,眼神有点古怪的看了看他,匆匆跨进了屠苏的房间。

百里屠苏注意到他的眼前,也没太放在心上,只是慢慢的走回了住处。

关上门才察觉到脖颈有些微疼痛,房间里没有铜镜,百里屠苏便倒了一杯茶,借着蜡烛的光看了看,才发现脖颈上有浅浅的青紫痕迹,应当是方才掐出来的。

他从衣内掏出一管药膏抹了抹,坐在床铺上打坐调息了一会,才吹熄蜡烛睡下。

第二日。

暖暖的阳光从窗子射进,打在他的睡脸上,长长的睫毛微颤,屠苏悠悠睁开了眼眸。

脑海里仍旧残留着昨日煞气爆发时的记忆,他还记得,那时的他伸手扣住了百里屠苏的脖颈,而后……做了些什么呢……

屠苏猛然坐起身体,手却不小心碰到了一旁睡着的风晴雪。

“唔……”风晴雪揉了揉眼睛,看他已经醒来,惊喜的说道:“啊,苏苏,你醒了。”

“嗯。”屠苏迟疑了一下,问道:“晴雪,昨夜,你知晓发生何事了吗?”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