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浮梦(十九)

cp为游戏百里屠苏x电视剧百里屠苏


风晴雪听了他的话,摇摇头回答道:“我就一直在外面等着,百里少侠出来以后说你没事了,我才进来的,那时你已经睡下了。”

屠苏想了想,“你看他可有受什么伤?”

“并没有。”风晴雪答道,又关心的问了一句,“苏苏,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晴雪,这晚你一直在这?”

“那就好,我还在担心你呢。”风晴雪回答道,“嗯,我怕你再发生什么事情,苏苏你不会怪我吧?”她抿了抿唇看他。

屠苏摇头。

“对了苏苏你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拿吃的。”风晴雪将想要起身的屠苏按住,嘱咐道:“你的身体尚未恢复,不要乱动。”

屠苏凝视着她风风火火跑出去的身影,直到看不见了才移开视线。

倚着窗边的软榻,绵软的阳光铺洒在身上,眼中是窗外漫漫的青翠绿色,花朵的幽香萦绕在鼻尖,氤氲着不散。

吃过风晴雪端来的饭菜,感觉身体恢复了一些力气,屠苏道了声多谢,直接起身走出房间。

到达百里屠苏的住处时,他正在练剑,一招一式,姿势翩然优雅,极为好看。

注意到他的到来,百里屠苏收回青冥,走到石桌前坐下。

“屠苏,昨夜,你可被我伤到?”他看着他。

“并未。”

“望月之夜已经过了,我们该离开前往侠义榜任务之处了吧。”屠苏问道。

百里屠苏看着他依旧隐隐透着苍白的脸色,不可质疑的声音响起,“再等几日。”

“但是任务……”

“任务只是除妖,并无期限。”他摇了摇头。

“一日吧,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屠苏坚持道。

百里屠苏思量一下,低低叹了口气,“好。”

回去以后,屠苏将他要与百里屠苏离开去除妖的事情告诉了其他人,风晴雪很担心,欧阳少恭倒是笑着说好,方如沁备了些银子给他们,但是被屠苏拒绝了,还有方兰生,吵着嚷着要跟着去,又被方如沁斥了一顿。

清晨,在其他人还未起的时候,百里屠苏二人就悄悄离开了,没有与任何人告别。

晨曦冲破夜的蒙蔽,明亮的光弥漫开,穿过森林中繁盛的暗绿色的枝叶,氤氲开灼眼的明亮。

屠苏步在森林里,到处是参天的树木,流动着浅金色的阳光,不知名的野花盛开在林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融融的草没有边际,向森林深处蔓延开,整个森林摇曳着迷离的绿色。

“我们的目的地是哪里?”屠苏侧头看他。

“不是很远,离琴川有五天的距离,在一处叫做雨栀的村子里。”百里屠苏扫了一眼手中的侠义榜单,回答道。

“雨栀。”他看了看,说道:“里面有妖盘踞吧。”

“嗯,村子里的人都迁离了。”他将榜单放回包袱重新背到背上。

屠苏听了他说的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赶了一天的路,恰好到了森林中的一片空地,地面还残留着一些焚烧以后的灰烬。

“今夜在这休息一下。”百里屠苏挑了处干净的地方,将包袱放下。

“好,我去捡柴火。”屠苏应道。

“你的身体未完全恢复,在此等候吧。”他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走进了树林。

屠苏看了看他的背影,又看了看留在此地的包袱,只能无奈的寻了处坐下。

很快,百里屠苏抱着一堆树枝走了回来,从包袱中掏出燧石,点燃了树枝。

火苗不断跳跃着,朦胧的热气扑来,屠苏咬了一口带来的干粮,眼神不自觉的又转到了百里屠苏的身上。

从这个角度他可以看到他淡漠的眼,挺直的鼻和薄薄的唇,还有尖尖的下颚,每一处雕琢都是极致完美,轮廓分明,像是一副清雅的水墨画,清秀,淡然,优雅,写意。

明灭的火焰将周围模糊成一片瑰丽的红影,炙热的火光将他层层包裹,连身上红黑相间的袍子都仿若明亮了不少。

屠苏怔怔的看着他,却看百里屠苏像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蓦然抬首,漆黑的双眸正对上他的。

他突觉心跳有些快,匆忙将目光移开,白皙的脸颊染了淡淡的红,不过在火光的映射下,倒多了分秀丽的意味。

屠苏的轮廓不如百里屠苏那般棱角分明,有些柔和,在他微抿嘴角时犹甚于此,虽然整个人更加俊秀一些,不过冷下脸时也是十分有魄力。

百里屠苏盯了他一会,在对方逐渐迎上自己的目光后敛眸,“该睡了。”

“嗯。”屠苏点了点头,又扔了几根木头在火堆里,随后找了处树干下静静的闭目。

百里屠苏就在他不远处也睡下,林中逐渐静谧,只有轻轻的呼吸声和火焰灼烧木头发出的噼啪声响。

待清晨到来,屠苏睁开眼睛,火堆早已燃尽熄灭,见他醒来,百里屠苏递过一个油纸包。

屠苏接过打开,发现里面是琴川某家最好的包子铺里所卖的吃食,已经被人细心的加热过了,摸着尚有余温。

他抬头见百里屠苏也正慢慢的吃着食物,方才放心的将包子吞食入腹。

在休整好了过后,他们又启程赶路,在第三天时,他们走出了森林,周围尚有人烟,离任务地点愈来愈近,人烟也就愈发稀少,等到还有半天的路程时,已经荒无人烟。

他们路过了一处破败的村庄,已经荒废了很久,还保留着隐隐的妖气。

屠苏与百里屠苏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看来这妖果真是猖狂,竟会逼迫全村人迁移。

他们继续上前走,景色十分荒凉,而妖气也越来越浓重,当眼前出现“雨栀”的村牌时,妖气几乎达到了鼎盛。

两人查看了一下众多房屋,都已经破败,但是在村子的中心,居然有人还在,那人见到他们,道,“你们终于来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