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师弟扭蛋(二)

cp为陵越x百里屠苏 内含微量兰月


陵越神色恍惚,显然对这件非科学的事情还有点接受无能。

他看见那容貌精致的少年尝试着站起来,然后刚起来一点又停住,微微蹙了蹙眉,抬头歉意的说道:“可以给我一套衣服吗。”

“啊……好的。”陵越后知后觉的发现对方从扭蛋里出来是浑身赤裸的,他从门边拿过一条浴巾,递给他,“先擦擦身子吧。”

递过去之后转身向卧室走去,站在衣柜前,陵越深吸了一口气,发现自己表现的真是太不够淡定了。

他平复了一下心情,伸手拉开柜门,下一秒就变得懊恼。

因为平时除了工作也没什么其他的活动,他家里除了身上穿的睡衣,就全部是西装了。

在家里,穿西装,嗯,的确有什么不对,但是又不能给他穿自己的睡衣……

陵越犹豫了一下,打电话让陵端送来一套男装,然后不顾对方“大早晨要折腾死人吗”的抱怨声,淡定的按下了挂断。

也怪他没有秘书,现在连个能使唤的人都没有。

陵越叹了口气,在陵端送来衣服的时间里,还是他自己穿西装吧。

还好睡衣昨天刚刚洗过,还不是很脏,否则真的是没办法拿出手,陵越盯了一会衣服上的大嘴猴,早知道当初就不买这样的了。

他换上了一套经典款的黑西装走下了楼梯,在浴室前站定,伸手敲了敲门。

浴室的门很快就打开了,自称百里屠苏的少年裹着浴巾,就站在他面前,黑色的长发有些凌乱的散在肩膀和腰部,已经半干。

他伸出手,灵巧的挥动几下,浴室上有个小窗,金色的阳光正从中射进,照在他的指尖。

像是舞动的精灵,光芒停留在屠苏的指尖,白皙的手指更是如玉一般好看,陵越着魔一般的盯着。

“主人?”屠苏疑惑的出声。

陵越如梦初醒,看着对方眼里的澄静,才发觉自己竟看对方到直了眼。

“咳,衣服只有这个了,你先穿我的吧。”他将手中叠好的睡衣递过去。

屠苏抿抿唇,应道:“好。”

陵越僵硬的将浴室门关上,然后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他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看到屠苏就会变成这样。

这种情况,从未有过,他就像是害怕对方会突然离开一样,一刻也不肯移开目光。

但他们明明是从未认识的,但是接触又觉得十分自然,就像是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那样丝毫不避讳不隐瞒不欺骗的心理。

他的手触上了胸口,心脏的位置,那里的跳动明显加快了不少,陵越感受着,眼底涌出了些迷惑。

这个样子的自己,根本不像他……

百里屠苏……究竟是谁?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正思考着,就听浴室门被打开的细微声响,连忙抬头看去。

屠苏的长发已经束了起来,很利落,他身穿陵越宽松舒适的睡衣,上面印着一只呲牙咧嘴的大嘴猴,本是十分滑稽的衣服,被他穿在身上反而有一种正装的严肃的味道。

“主人……”他走到他面前,低声唤道。

陵越张口刚想说些什么,就听房门被人狠狠拍响,发出响亮的声音。

他起身去开门,陵端一脸困倦和不爽站在门外,将一包衣服递给他。

陵越接过,低头看了一下,是一套休闲装,他很平静的说道:“谢了。”

“我说,大早晨把我叫起来要我给你送衣服,不会是你家里来客人了吧?”说完又托着下巴疑惑道:“不能啊,哪有人这么早来。”

“屠苏不是客人。”陵越下意识的反驳。

“屠苏?哎屠苏是谁啊?你这衣服就是给他的?”陵端眼睛一亮,显然对此十分感兴趣。

“你可以回去了。”陵越面无表情的想要将门关上,却听身后传来屠苏的声音,“主人叫我?”

他身体一僵,陵端却趁此将他推开,于是身后那人就映入眼帘。

陵端定定的看着屠苏,眼睛越瞪越大,“啊他是谁?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吧,长的还挺好看,穿着你的衣服还叫你主人……”他说到一半突然停住,眼神陡然变得怪异起来,他斜眼看他:“我真的看错你了,想不到你居然有这种癖好,包养……”

话音未落,陵越面色铁青的将他推出门,直接将他锁在门外,不顾陵端的大呼小叫。

他转过身,叹了口气,主人这个称呼,真是把他害惨了,陵端那个大嘴巴,完全管不住,不知道等他去公司时流言会传成什么样。

陵越想了想,觉得主人这两个字令他十分不自在,还是尽早换掉的好,于是开口说道:“换个称呼吧,不要再叫我主人了。”

屠苏茫然的看着他,显然不知道该叫什么。

“唔……就叫……”

哥哥?先生?董事长?陵越?

这称呼一个比一个怪。

陵越想着,许多称呼刚被他想出来就否定了,最后,他的脑子里跳出一个词,这不禁让他脱口而出,“就叫我师兄吧。”

说完以后,他自己也有点奇怪,脑海有什么驱使着他这样说。

“师兄?”屠苏重复了一遍,觉得这个称呼让他十分喜欢,也很熟悉。

以前,他似乎也这么称呼过一个人,那个人是谁他记不清了,连样貌也很模糊,但是每当想起那人,心底总会涌起一种名为温暖的情感。

他微微偏了偏头,唇角绽出欣喜的笑意,“师兄。”

“嗯。”陵越应了一声,不自觉的放柔了目光,轻声说道:“饿了吧,我去给你准备早餐。”

“好。”屠苏乖乖的点了点头。

陵越站在厨房里,将油倒入锅中,打了个鸡蛋,熟练的翻搅起来,他不习惯家里有其他人,所以连吃饭一向也是自己动手。

身材高大挺拔,一脸严肃的男人腰间围了条围裙,认真的搅着鸡蛋,本来是十分美好的景象,但是西装配着围裙上的猴子,怎么看,都格格不入,引人发笑。

屠苏坐在桌边,眼睛漆黑发亮,一瞬不瞬的注视着陵越,唇边却含着安然满足的笑意。

脑海里的记忆支离破碎,拼凑不完整,但是他仍然能够想起来,曾经有一个人,也总是为他做吃的,低声唤他“屠苏”,那个朦胧的背影似乎与眼前的重合了,他的眼里透出恍惚的神色。

那个人是谁……应该是很重要的人才对,为什么他会想不起来……

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像针扎一般的疼痛,屠苏咬着嘴唇,用力按住眉心的红印,面上显现痛苦的神色。

究竟是谁……

陵越将搅拌好的鸡蛋放下,去准备面包片,回身想告诉屠苏很快就好,却看见对方手抵额头难受的样子。

“屠苏你怎么了?头很疼?”他紧张的将手放在他的额上试了试温度,发现没什么异常,于是握住他的手,轻轻的为他按揉着太阳穴。

扭蛋有异常情况,如果它们的身体构造有异,去医院反而会暴露,但若是这样都不行的话,他也只能打120了。

屠苏闭着眼睛,眼前闪过几道身影,无论他怎样用力去回想,却是完全的模糊不清。

疼痛感渐渐弱了下去,他微微睁开眼眸,看向眼前一脸担心的陵越,哑声说道:“师兄,我没事了。”

陵越发现他的脸色好多了,才放开手,仔细查看了一下,又不放心的问道:“真的没事?你刚才怎么了。”

“嗯,没事了。”屠苏摇了摇头,“刚才,我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以前的事?”陵越蹙了蹙眉头,迟疑一下还是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嘱咐了一声,又准备起了早餐。

将三明治放在桌上,他让屠苏先吃着,自己去打个电话。

陵越坐在卧室的床上,手握着手机,拨通了方兰生的电话。

“嘟……嘟……”电话过了很长时间才被接起,方兰生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大哥啊,怎么啦?”

“啊,关于扭蛋的事情……”

“这个我也了解的不太多,我给你少恭的电话,你找他问问吧,我还要照顾月言。”方兰生回答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月言?没听说过的名字,是方兰生带回去的那个扭蛋?

“叮。”方兰生发来的短信里是一串手机号码,陵越抿了下唇,按了拨通。

很快,欧阳少恭温润的嗓音就传来,“你好。”

“你好,我是陵越。”

“我记得,请问有什么事情。”欧阳少恭回答道。

陵越不自觉望了望厨房的方向,“是那个扭蛋的事情。”

“哦?陵越先生的扭蛋已经变成人了吗。”他的声音很平静,虽然是疑问,却被他很淡定的念了出来。

“是的,他说他叫……百里屠苏。”陵越垂眸将那个名字念出来。

电话那端的欧阳少恭听着他的声音,唇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容,带了一分有趣的意味,语气却没有表现出来。

“百里屠苏啊,陵越先生真的是……很巧呢。”

欧阳少恭目光望向那一台台扭蛋机,微眯的狭长眼眸里划过一丝类似于期待和怀念的光芒。

时隔千年的游戏,在命运齿轮的推动下,又一次,开始了。


评论(1)

热度(27)

  1. 半暖夏伤情未央竹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