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浮梦(二十二)

cp为游戏百里屠苏x电视剧百里屠苏

“百里少侠,家中甚小,仅有两间房,在下与家弟已占了一间,只能委屈少侠与韩少侠暂住一室了。”徐然抱拳道,一向平缓的声音微带了些歉意。

“无妨。”百里屠苏摇了摇头,示意并无大碍。

闻言,徐然眼里闪过一抹促狭,笑眯眯道:“少侠这样说,在下便可安心了,那么二位少侠,请自便吧,徐某要回去陪家弟了。”

待徐然离开后,百里屠苏直接推门进了房间,屋子里面点了几只红蜡,燃烧着的灯芯透着暖融融的光,而屠苏此时正弯身收拾床铺。

听到脚步声,他回头极其自然的说道,“你回来了。”

“嗯。”百里屠苏愣了一下回道,坐于木桌前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捧在手里慢慢地送入口中。

“可是累了?”不知何时,屠苏已坐在他身边侧头问道。

“并未。”他淡声回道,转而继续说,“很晚了,你去睡吧。”

“那你呢?”

“打坐便是。”

“不行!”屠苏眉头一皱道,“你去睡,我来打坐。”

百里屠苏看了看他依旧苍白的脸色,深知他固执的性子,若是这样退让下去定是谁也睡不成,便缓了语气道:“那一起睡吧。”

“也好。”屠苏却也不在意,只欣然答应,他小时候在天墉城时,经常与陵越共卧一榻,此时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何况,百里屠苏还是另一个自己,更无须顾及什么。

两人皆侧身躺着,背抵着背,百里屠苏并无睡意,便一直盯着那摇晃的烛火看,心里始终有着莫名的空虚之感挥之不去。

而屠苏白日里经过一场大战且催动了煞气,被侵袭过的身体本就十分虚弱,加之体温一直偏凉,身上的一床薄被完全起不到御寒的作用。

他没有清醒,只是意识模糊的低吟着,寻找更加温暖的地方,不巧碰了百里屠苏,而百里屠苏并未听清他的话,以为他有事,便转过身体低声询问,“何事?”

而他转过来以后,屠苏终于寻到了热源,便蜷进他的怀里,还顺带用脸蹭了蹭他的胸口,伸手搂住百里屠苏的腰便再也不肯松开了。

百里屠苏的身体一僵,垂头看他,乌黑柔顺的发丝,浓密纤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血色尽失却看起来十分柔软的唇。

他的皮肤较之他来说本就白皙,这下更是苍白,连淡黄的烛光映在脸上也无法带来一些温暖之意,但是睡在他怀里却安稳,呼吸清浅,表情宁和。

他终是不忍推开他,犹豫了一下,百里屠苏伸手揽他入怀。

掌下的腰线柔软而纤细,居然没有变胖一点。

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完全可以感觉到怀里人光滑的皮肤,屠苏独有清甜气息慢慢钻进他的鼻腔。

百里屠苏只觉得心中那种怪异的感觉完全消失了,很快有了睡意,他将下巴垫在他头顶,也闭了眼。

阳光温暖的早晨,百里屠苏依旧早早的就醒来,而怀里的人还在睡着,安安静静的。

他动作小心的将对方的手拿开,看屠苏在睡梦中微微皱了皱眉,却也没有醒来。

屠苏的脸色已经好了不少,苍白的唇多了些血色,不过看起来仍是有些虚弱。

百里屠苏查看了一下,因为怕吵醒他,所以也没有用星蕴之力探查,只是简单的看了看。

他伸手给屠苏拉了拉被子,转身走出了房间。

徐然正在院子里晒衣服,洗好的衣物搭在架子上,他转过身来,恰好看到走出的百里屠苏,忙迎上去,“百里少侠,你起来了。”

“嗯。”百里屠苏淡淡的点了点头。

“韩少侠他……”徐然疑惑的向房间里看了看。

“在睡。”简单的两个字。

“哦,我懂了我懂了。”徐然愣了一下,眼神在百里屠苏的身上转了几圈,突然点头,连连说道。

百里屠苏微微一愣,垂眸看了看自己,只是因为昨夜两人共睡一床,地方窄小一些,不能翻身,袍子上多了些褶皱而已,为何这徐然是这幅表情。

正想着,只听徐然有些犹豫的声音响起,“韩少侠定是……累到了吧?”

百里屠苏想起昨日的一场大战,屠苏催动了煞气,对身体有些损害,确实是很累,否则也不会那么虚弱。

他点了点头,算是给予了回应,却见对面的徐然表情更怪异了,是那种想说,却又纠结着的表情。

“百里少侠……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说了的好,希望你不要觉得我多嘴。”徐然思来想去,看了看百里屠苏那张面无表情的面容,咬咬牙还是说出了口。

“但说无妨。”

“有的时候,不要太累,某些事情,适度就好,两位少侠还年轻的很,莫要顾此失彼啊。”徐然像个老妈子一样,苦口婆心的絮絮念着,明明他自己还不过是个少年。

“好。”百里屠苏听了他的话,应了一声,无需徐然提醒,有他在,也不会让屠苏轻易的动用煞气的。

煞气那东西,虽然攻击力很强,但也带了很多风险。

徐然听了百里屠苏的回答,松了口气,将他的话听进去就好,那档子事,做多了是不好的。

不用说别的,现在已经日上竿头了,韩少侠不还在睡着呢吗?他想着。

不过徐然显然没意识到,他与百里屠苏想的,并不是同一件事情。

当然这些事情提醒了也就可以了,他转而将目光移向了不远处的后厨,那里正逸散出焦糊的味道。

他凝眉,想了想尴尬的说道:“百里少侠不知可否再帮我一个忙?”

百里屠苏看他一眼,只见他白净的脸颊有些涨红,“家弟,说要给韩少侠做早饭,一直在忙活,我拦不住他,只能由着去,但是……”他抿了抿唇,继续说道:“阿澈他做出的饭菜,是不能吃的。”

评论(8)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