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浮梦(二十四)

cp为游戏百里屠苏x电视剧百里屠苏


“嗯。”屠苏应了一句,转头看向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点了点头,抬脚跟上。

在房间内等了一会,徐澈突然说道:“云溪哥哥,你和我来。”

说完又对着百里屠苏道:“大哥哥,你可不能偷看。”

屠苏无奈的摇了摇头,怕是让百里屠苏去看,他都不一定有兴致。

百里屠苏看着徐澈将屠苏拉走,伸手为自己倒了杯茶,安静的坐在那里。

徐澈将屠苏带到昨日的房间里,翻出医药箱,“来,我给你的伤口换药。”

屠苏这才明白,看徐澈又将他的衣服扯下,这孩子,还是个急性子。

徐澈将纱布解开,仔细看了看伤口,“咦,怎么一点也没有愈合啊,我用的可是这里最好的伤药。”

他凑过去注视了一会,惊讶的说道:“云溪哥哥,怎么回事,你的伤口在冒着黑气呢。”

屠苏听了他的话,心知是体内的焚寂煞气在作祟,但这些他又不能说出口,只说道:“无妨,你换药就是了。”

徐澈不明白,但也没有问,而是给伤口擦了些伤药,然后用干净的布条包扎了起来。

屠苏套上衣袍,伤口的钝痛拉扯着他的神经,他擦了擦额上的汗,面色不显,说道:“我们回去吧。”

“好。”

待二人回去,徐然已经做好了饭菜,与百里屠苏一同坐在桌前等待,见他们回来,笑道:“吃些东西吧。”

四人围坐,饭菜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吃了一会以后,徐然率先举起手中的杯子,“多谢二位少侠,帮我们驱除了妖怪,我们才得以生存。”

徐澈看徐然的样子,也像模像样的学着举起了杯子。

屠苏摇了摇头,“不必言谢。”

“道谢还是要的,我们这里贫瘠,没有什么好东西,杯里是自酿的米酒,也只剩这些可以招待了。”徐然歉意的说道。

徐澈舔了舔杯中的液体,“哎?我为什么是茶?”

“小孩子不许喝酒。”徐然低声说了一句,不轻不重的拍了下他的脑袋。

徐澈揉了揉头发,泄气的坐在一边。

屠苏举起杯,向徐然示意了一下,递到唇边正要喝下去,手却被按住。

百里屠苏夺下他的酒杯,淡淡的说道:“你身体虚弱,莫要喝酒。”随后仰头一口喝干。

屠苏看着最后一滴酒液消失在他的唇边,和那不容置疑的样子,方才叹了口气,无奈的转开了目光。

徐然看着对面两人的表现,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反而是徐澈疑惑的看了看,歪头说道:“两个哥哥,你们是恋人吗?”

“咳咳……”正在慢慢喝着百里屠苏递过来的茶的屠苏呛到了,他咳嗽起来,白皙的脸颊染了淡淡的红色。

百里屠苏替他顺了下气,开口道:“莫要乱说。”

话出口以后,徐然看了看他,表情微凝,犹豫了一下,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抿起了嘴唇。

徐澈尚幼,习惯有事情就说出来,他说道:“是恋人也不是很奇怪嘛,像我就很喜欢哥哥。”

屠苏终于止住了咳嗽,显然这言论对他刺激很大,他抬头有点语无伦次的辩解,“不,你们误会了,我和屠苏,只是很好的朋友。”

他这样说,反倒让百里屠苏心中有些怪异,他们,只是朋友吗。

仔细想一想,除了朋友,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总不能像徐澈说的那样,他们并不是恋人,自然也不会这么说。

不过,朋友这个称呼……总是感觉有些隔膜,说不清道不明。

“啊,朋友吗?”徐澈看了看他们,很耿直的说道:“看两位哥哥的样子,真的很像恋人。”

“嗯?”屠苏怔怔的看着他,他们两个,当真那么像恋人?

“唔,那种感觉我说不清楚,总之是真的很像啦。”徐澈皱着眉头想了想,“恋人应该是那种很了解对方的吧,而且要和我哥哥一样细心温柔,啊还要彼此相伴,一直都不离开。”

百里屠苏与屠苏默默对视一眼,又同时移开视线,说的似乎挺对的,他们是同一个人,当然会一直在一起,而且彼此了解,虽然他们两个平时的表情和言语少了点,不过还真的很符合徐澈说的。

委实奇怪,他们不是恋人,却总被别人说很像,方兰生还有徐澈,已经都说过了。

“好了。”徐然温和的点了点他的额头,“二位少侠的事情,就由他们去吧,我相信,这些事情终有一天会明白的。”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可是看的很清楚,那两人之间的默契和依赖,虽然不明白他们当前的关系,不过徐然还是很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句话的。

吃过了饭之后,二人不顾徐然兄弟的挽留,执意离开,他们的行程已经耽误了一些,尽早回去以免节外生枝。

徐然叹了口气,将包袱递给他们,“二位少侠,我们就只能送你们到这了,包袱里有些干粮,留着路上吃吧。”

百里屠苏接过,点了点头。

另一边,徐澈偷偷塞给屠苏一瓶药,悄声说道:“云溪哥哥,你回去,记得上药。”

“多谢。”屠苏将药收进怀里,看小孩依依不舍的样子,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放心吧,以后若是有机会,我会来看你们的。”

“好。”徐澈眼睛一亮,擦掉泪花,使劲的点了点头,绽开了笑颜。

与两兄弟告了别,他们踏上了回琴川的路程。

又是几天几夜的赶路,屠苏没有办法去换药,只好一直忍耐着疼痛,不过还好血腥味没有透出来,否则定会被百里屠苏发现的。

终于回到了方家,踏进大门,风晴雪就跑了过来,美眸中带着惊喜,“苏苏,你们终于回来啦。”

“嗯。”屠苏应了一声。

而百里屠苏看到了一旁温文笑着的欧阳少恭,心情又坏了起来。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