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浮梦(二十五)

cp为游戏百里屠苏x电视剧百里屠苏


回到方家已经有几日了,日子又恢复了平常的宁静。

风晴雪在屠苏回来之后得到了灵蝶传来的消息,陵越因留在天墉城处理事务,暂时无法离开,过些日子会来找他们。

对此,屠苏有些惊讶,也有些失落,不用担心被带回天墉城,但见不到师兄,终是想念的。

不过眼下也顾不得这些了,虽说他每日换药,但伤口仍未有任何好转的迹象,煞气隐隐透出体外,连风晴雪也觉察出不对劲之处,屡次问起却被他寥寥几句带过。

这日,方家的人都去忙自己的事情,百里屠苏继续接侠义榜任务,风晴雪与欧阳少恭也去了药庐,屠苏才放心的回房处理伤口。

皱着眉头将满是血迹的纱布放下,忍着疼痛将另一块干净的贴上伤口,他的额头全是汗珠,脸色也有些发白,疼痛感折磨着他的神经,还有煞气无所不在,让他有些难熬。

屠苏用力抿住嘴唇,将沾着药的纱布又一次抹上,强烈的刺痛感袭来,他闷哼一声。

这时,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屠苏忙抬头看去,原来是欧阳少恭。

他正一脸无奈的看着他,随后走过来,拿过桌上的纱布,查看了一下屠苏的伤口,叹息道:“受了伤,为何不告诉我?我是大夫,起码可以为你减轻些痛楚。”

屠苏扭过头不说话,欧阳少恭见状,只是慢慢的为他处理伤口。

眯起的狭长眼眸掠过一道精芒,他仿若不经意般的开口道:“百里少侠可知道这件事?”

屠苏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少恭,不要告诉他此事。”

“为何?”

“没有理由,你就不要多问了。”屠苏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很快结束了这个话题。

“好吧。”欧阳少恭微微叹了口气,“不愿说就算了。”

他慢慢的为他上药包扎,屠苏不由得想起了在天墉城的日子,思绪逐渐放远。

而欧阳少恭,看着他沉思的侧脸,嘴角挑起一个弧度。

夜幕的降临为闷热的空气染上阴凉,百里屠苏做任务晚了些,等他归来时,星星已缀满夜空。

他背着青冥,向自己的住处走去,路过一处庭院,欧阳少恭在此抚琴。

见到他,他悠闲的拨了一个绵长的音调,“百里少侠,请留步。”

百里屠苏顿住脚步,面无表情的转头看他。

欧阳少恭见他这副模样,略显诧异的挑眉,“少侠似乎,不太喜欢在下。”

百里屠苏眉头一皱,不愿听他虚伪,便直接说道:“闲话不必多说。”

欧阳少恭笑了笑,转移了话题,“我看少侠的样子,应该还不知晓屠苏的伤势吧。”

他笃定屠苏在他心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便出口试探,若是如此,他定会有不一样的反应。

欧阳少恭看着不远处的百里屠苏眸光微漾,不再是平淡无波的模样,不由得浅浅笑了,这次,是他赢了。

百里屠苏果然定定的看着他,却没有开口询问。

他曲起手指,拨动琴弦,悠扬的音调再起,欧阳少恭轻笑,“少侠与屠苏的关系不是很近么,为何这样的事情,屠苏却不告知少侠呢。”

“不过少侠不必担心,屠苏与在下是朋友,在下身为医者,是不会不管的。”

百里屠苏冷冷盯着他,“莫要多耍手段。”

“少侠这样说真是误会了少恭。”他挑起眼角看他,神情无辜的很,“在下于天墉城学艺时,曾与屠苏彼此照拂,同榻而眠,也曾一同做过一些十分美妙之事,屠苏不擅交往,却与少恭相互照拂,朝夕相伴,那些日子,现在想来也极为怀念。”

他悠悠叹了口气,像是沉浸在回忆中,手下抚琴的动作却丝毫不慢,想了想,欧阳少恭启唇继续说道:“屠苏曾为了救在下受了伤, 少侠知道的,屠苏性子倔强,身负伤势却不肯言说,在下身为医者,终是不忍看屠苏难过,有时不免用些强硬手段,屠苏虽有些不忿,但看上去……倒也十分受用啊。”

百里屠苏眼神冷淡,压迫力十足,但欧阳少恭只是悠然弹琴,优美的曲调充斥了整个庭院,而他不忘继续刺激,“切肤之痛,少恭深能体会,医者父母心,何况屠苏之所以负伤,也是舍身相救在下的缘故,看见屠苏痛苦,少恭愧对,恨不能以身相代,只是光陆人间,有些事情本就是喜痛交织,越是痛苦便越是欢愉,啊,想必屠苏也是如此。”说到这,他顿了一下,端起温润的笑,“为照看屠苏病情,少恭曾与屠苏同居一室,夜里起风,屠苏便不肯入眠,与少恭同榻相谈,不知不觉谈至天亮,也是美妙。”

他笑意满满的看着百里屠苏,唇边的弧度依旧优雅迷人,眼里却含着戏谑。

“不知屠苏的伤疤是否褪了?在下记得,他背上的伤口,少侠还要多多注意,莫让屠苏着凉,若屠苏复发,少恭难辞其咎。”他微笑着说完最后一句话,便低头抚琴,任凭百里屠苏的目光再冷,也是风度依旧。

百里屠苏静默一会,转身离去,背后传来欧阳少恭的声音,“少恭记得,屠苏每日上午必定为伤口换药的,若是少侠不放心,尽管去看便是。”

百里屠苏头也不回,运起腾翔之术离去,身后,欧阳少恭看着他的背影,手下重重的弹出一个音,笑容意味不明。

第二天,百里屠苏还是站在了屠苏的房间前,他敏锐的嗅到房间里逸散出的淡淡血腥味,表情沉凝,屠苏伤了这么久,他竟一点也没有察觉。

什么时候,他二人已经陌生到这个地步,足以让他将事情隐瞒不说。

百里屠苏没察觉,他对他的关注,已经超越了从前的程度,不知不觉中,他已那般重视他。

或许这是件好事情,有了羁绊才有未来。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