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灵犀重(二)

cp为闷油瓶x吴邪

“终于说话了!”吴邪猛的坐起身来,神情激动,心中的话脱口而出。

在一旁玩电脑的王盟看着自家老板突然抽风一样的起身,暗含惊悚的眼神抛了过去,吴邪这才发现不妥,尴尬的一笑,挥了挥手,“把玉麒麟收好,看着店,我上楼歇一会。”

“知道了。”王盟目送着吴邪离开,不禁在心里嘀咕,老板不会是中邪了吧,这么不对劲呢。

吴邪不知道王盟的心思,也没在意,径直上了楼,走进自己的房间锁上门,向床上一倒,在心里说道:“原来你懂中文啊,抱歉,我一直把你当成外国人呢。”他心虚的很。

“……”那边又没有了回应。

吴邪撇了撇嘴,这小子,跟闷油瓶一样,闷闷的,说不出几个字。

不如就叫他闷油瓶吧,吴邪乐了,他果然聪明机智。

“我叫吴邪,口天吴,天真无邪的邪,你叫什么啊?”他有些好奇。

“……张起灵。”这次那边倒是很快给了回应,清冷的声音很低沉很好听。

吴邪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张起灵,闷油瓶,嗯,还挺押韵。

他想了想,说道:“我就叫你小哥吧,叫张起灵总觉得怪怪的。”

“……”没有回应。

吴邪丝毫不气馁,他对闷油瓶现在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渴望去接近他了解他,他兴致勃勃的问道:“小哥你是做什么的啊?知不知道咱们是怎么建立联系的?”

吴邪双手放在脑后,悠闲的看着天花板,等待对方的回答。

“许是玉麒麟之效。”闷油瓶没有回答前一个,而是对后一个问题给出了回答。

吴邪不由得诧异起来,这闷油瓶说话怎么文绉绉的,难道是学古文学多了吗。

不过他也没有把这个放在心里,说不定闷油瓶说话就喜欢用这种方式呢,现在扮古人的也不少,不足为奇。

他不自觉的点了点头,突然发现闷油瓶是看不到他点头的,连忙在心里说道:“我也觉得是玉麒麟的作用,我这里今天刚收进来的。”

他与闷油瓶手里都有玉麒麟,看来这联系与那玉麒麟脱不了干系。

“小哥,你现在在哪里啊?”吴邪盘算着,好不容易与闷油瓶建立个联系,好歹也见个面,让他们更加熟悉一下。

“京师。”

京师?这是哪里?吴邪怔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这不是清朝的都城名称吗,京师,也就是现在的北京。

但是哪还有人叫京师啊,都称呼为北京才对,难道……

他的脑子里蹦出一个近乎是异想天开的想法,忙求证的问道:“小哥,现在是哪一年?”

“光绪三十一年。”闷油瓶并没有不耐烦。

光绪三十一年,光绪三十一年,吴邪敲了敲头,站起来,在房间里一圈一圈走着,眼睛突然瞪大了。

天啊,光绪三十一年,那不是1905年吗?现在可是2005年啊,怎么会,他与闷油瓶的时间相差了一百年呢?

“小哥,你确定是光绪三十一年?”他急急的追问。

“嗯。”

吴邪颓然坐下,这他娘的在搞什么啊,还以为能和闷油瓶见个面,结果发现时间差了一个世纪。

这也就算了,间隔一个世纪的两人居然还能建立联系,可以对话,吴邪觉得,他这辈子都没碰到过这样的灵异事件了。

他没有怀疑闷油瓶可能会说谎,这种事情根本没有必要,而且他潜意识觉得闷油瓶不是那种会说谎的人。

“这他娘的还见个屁啊。”吴邪自言自语道,一百年,闷油瓶估计骨头渣子都烂没了,难道他还要去找埋他的坟墓吗?

这样想着,他不由得郁闷起来,如果闷油瓶真能活到这个时候,当他曾爷爷都能了。

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得把这件事情给闷油瓶说一下,毕竟他是一百年后的人,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不过也只能这么做了。

“小哥,你听我说……”

吴邪将自己知道和推测出的完完全全的都告诉了闷油瓶,包括怎么收到的玉麒麟和自己是一百年后的人的事情。

闷油瓶静默一会,只说了两个字,“无碍。”

听了这话,吴邪提起来的心落回了胸腔里,他是科技时代的人,自然接受能力比较强,他对两人可以用心灵对话的事情非但不害怕,反而还有些高兴。

但闷油瓶不同,他是上个世纪的人,不懂得现代的理念,或许会认为他是妖怪从而排斥他的存在。

不过还好,他没有。

吴邪随手拿起桌上的书,翻了几下,又放了回去,他在心底缓缓呼唤道:“小哥。”

“……”闷油瓶没有出声。

吴邪知道他在听,因为这种交谈方式,无论怎样都会被对方知晓的。

“小哥,你那边的形势怎么样?”他还记得这段时间社会动荡,十分不太平,怕闷油瓶被动乱卷入其中,才开口问一下。

他拥有一百年的优势,如果有大战争他完全可以提示闷油瓶远离某些地方从而避过灾难。

“很乱,但没有大事情。”平静的声音淡淡的诉说着。

吴邪在心底“嗯”了一声,想想1905年左右发生的事,同盟会成立,清朝几近覆灭,过几年也就是宣统时期了。

他算了算,除了同盟会,还真没什么太大的战役和事件发生,闷油瓶的运气也是不错。

“哎,小哥,你还没说你是做什么的呢。”吴邪突然想起闷油瓶没回答的事情。

“……倒斗。”毫无波澜的语调。

吴邪吸了一口气,倒斗,那不是和爷爷做一样的事情吗,他们家三代倒斗,一直到他这辈才平静下来,想不到闷油瓶竟然也是。

不过仔细一想也是,玉麒麟在那个时候,不被国家发现收走就不错了,更何况玉麒麟年代久远,能留下它的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倒斗的,普通人家是留不下的。

吴邪有时候也会翻看一下老人家留下的笔记,被那笔记中描写的情景刺激的手痒,不过家里一直不允许他接触这些,其实心里他还是很想倒斗的。

“倒斗好啊,很不错。”他真心实意的赞美道。

“……”闷油瓶沉默了。

吴邪挠了挠头,难道是自己说错什么了吗。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