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相思离(二)

cp为中分韩云溪x三七分百里屠苏


沿着树木间的小路走了大半日,终于看到了人烟。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薄暮层层铺展,火红肆意蔓延,仿佛燃烧着火焰,绚丽而亮眼。

屠苏急着赶路,一路不曾停歇,早已饥肠辘辘,他现化身为人,不再是剑灵之躯,自然也会如平常人一般产生饥饿的感觉。

他进了城,焚寂没有剑鞘,只能一路握着,这也导致城里的人看见他都不自觉远离了些。

屠苏也无奈,但苦于无法,也只能受着众人怪异的目光。

没过多久,他就站在了集市中一家包子铺前,看了又看,包子满满的摆在屉笼里,香味勾人的很,不断有人前来买,他摸了摸口袋,没有钱财可以买食物充饥,最终只能放弃。

他无声的叹了口气,转身想要离去,却不巧撞上一人。

“抱歉,伤到没有。”一模一样的话从两人口中说出。

屠苏愣了一下,抬眸望去,却是呆住了,眼底染上一抹惊愕。

他在河边取水时,曾经看过自己的模样,他已记不清上次化形是什么样子了,是否相同已经无甚关系,只知道当前的样子是十七八岁左右。

但是,眼前之人,居然和他的容貌别无二致,像是同胞兄弟,怕是不熟悉之人,只能用头发来分辨他二人了。

屠苏的头发是偏分的,约莫是三七分,而对方却是从中间分开的。

“你……”两人又同时开口,后发现不妥,那人说道:“在下韩云溪,阁下是?”

“百里屠苏。”他望着他,夕阳的光芒映入他漆黑深邃的眼中,覆盖了一层浅浅的红色,令那眼中满是温暖。

韩云溪吗……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

韩云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听屠苏的肚子已咕噜咕噜响起。

屠苏有些窘迫,韩云溪看他的样子,不由得轻轻一笑,主动邀请道:“时辰已近傍晚了,不妨一同吃些东西,我们容貌这般相似,也是一种缘分。”他体贴的开口解释,用缘分来打消与屠苏初次见面便一同前行的尴尬。

这样一说,屠苏也无法拒绝了,他点了点头,“好,多谢。”

韩云溪带着屠苏寻了一家客栈,要了些吃食,因时辰晚了,已无法再离开,便要了两间房睡下。

第二日屠苏醒来时已是上午,他盘算着怎样去赚些银子,用韩云溪的总归不是太好。

这样想着,他走到隔壁房间,敲了敲门,里面却没有人来开,掌柜见到,忙说道:“那位少侠清晨就离开了。”

“他可有提起去了哪里?”屠苏问道。

掌柜摇了摇头,取出一些银子递给他,“这是那位少侠留给客人的,说有事先行一步。”

屠苏垂眸看了看手中的碎银,微微蹙起了眉,怎么这般快就离开了,以后寻人可就难了。

无论如何,他都欠韩云溪一分,若是能够再见,再报答也不迟,就像韩云溪说过的,有缘自会相见。

这样想着,他对掌柜道了声谢,离开了这家客栈。

先是为焚寂寻了个剑鞘和剑囊,随后买了些衣物与干粮,屠苏向路边人打听一下,得知下一座城是同城,便整理下行装,向同城赶去。

秉着行走于天下的心思,他的脚程并不是很快,一路走,一路看风景。

同城并不远,即使慢些走,三天也足以走到了,屠苏站在大门前,抬头望了望头顶那大大的“同城”两个字,迈步走进。

寻找客栈的过程中,屠苏注意到坐在街边喝茶的三个捕快在说着什么,神色忧虑,他凝神细听。

“安陆村出现了妖怪,一晚上死了三家人!”

有妖!屠苏心一凛。

另一边,韩云溪在附近的一条巷口也听到了捕快们的谈话,他微微皱眉,神色多了些冰冷,他没有注意到屠苏,只是转身离去。

恰好适才打听到了安陆村所在地,就位于同城的东边,他倒要看看是什么妖怪,竟敢如此猖狂。

而屠苏想了想,走到几个捕快身边,问道:“打扰了,我想问一下,安陆村在何处。”

一个捕快惊疑的看他,连连摆手,“你可不要去啊,那里出现了妖怪。”

“我便是去除妖的。”屠苏回答道。

捕快的手定住了,他仔细瞧了瞧,见屠苏虽容貌年轻,但隐隐有股锋锐之气,不可小觑,再看背后的长条形物体,他也知道小看了眼前的年轻人。

犹豫了一下,他说道:“安陆村在同城的东面,你走这边就可以到了。”捕快指了指一条街。

“多谢。”屠苏点头致谢,随后转身离开。

捕快望着他的背影,摇摇头叹了口气,希望他能在妖怪手中幸存吧。

韩云溪先行一步提前到了安陆村,顺着浓重的妖气找去,那只妖果真猖狂,竟大大方方的坐在院中饮酒。

他踏进院内,那妖放下酒罐,舔了舔嘴唇,早已脸色青紫,不再是活人的样子,韩云溪眼中闪过一抹厌恶,拔出背后的剑向那妖冲去。

在坚实土地上一踩,身体跃起,在空中轻盈一转,手中的剑借势,夹杂破风之力砍向妖物。

那妖物浑然不惧,竟伸出手臂来硬生生抗下那一击,韩云溪面色不变,一个旋身跳跃,剑势随之一收,充满锐利气势。

他一点足,莹莹剑尖刺向妖物的咽喉,却被护体妖气挡住,那妖物怒吼着,拳头向他打来。

韩云溪本应很轻松的避开,但他的头一阵刺痛,眼前一花,整个人竟呆住了,下一瞬,就被狠狠轰出。

屠苏也很快赶到,他认出了正与妖物搏斗的那人是韩云溪,正处于上风,妖物完全无法奈何他。

在他看不到的时候,身后的焚寂微微一闪,光芒一瞬而逝。

随后,屠苏就看韩云溪不知怎的失手,受了重重一击,他心急不已,伸出手在手中凝聚火焰,化成一只火凤,令其冲向妖物,将它斥退。

韩云溪倒在地上,身体被撞击到的地方疼痛不已,头仍有些残余的痛楚,他一咬牙,起身持剑,趁着妖物后退之际,使出幽都剑法。

剑身光芒大放,他跃起踏步,手中剑裹着寒芒,破开护体妖气,穿透了妖物的腹部。

那妖物口吐鲜血,无力的倒在了地上,眼睛渐渐失去光彩。

屠苏忙上前去看韩云溪的情况,是否有受伤。

韩云溪此时的情况并不是很好,他半跪在地,想要直起身体,最终也没有成功。

他想要回应屠苏的呼唤,却发不出声音,眼前一黑,他整个人陷入了黑暗。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