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手机变成了人(一)

cp为陈伟霆x喋喋


ps:因为峰峰微博开的脑洞 写的好羞耻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至于为什么设置的是少年 只因为我觉得方便 嗯


陈伟霆最近买了个新的手机,因为旧手机被他失手落进了水中,已经宣告下岗。

他的手机是oppp的,其实也不是因为喜欢这个牌子,就是这手机的样式看着很舒服,他就买了。

第一天因为拍戏,没有时间玩,晚上躺在家里,想着大伦告诉他明天要早起,于是他设置了一个闹铃。

设置完以后,他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闭了眼睛,在合上眼睛之前隐约看到自己的手机闪了闪。

大概是指示灯吧。他陷入了睡眠中。

迷迷糊糊中,有一道清朗的声线在唱“传说里说,找到四叶草的人儿,将被赐予无限爱的欢乐。”

他心烦的翻了个身,大早晨的谁唱歌扰人清梦。

“他说,无论是悲伤还是欢乐,他注定是四叶草的守护者……”

声音越来越大,似乎是有人在耳边唱歌,他腾的坐起身来。

“你醒啦,主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凑到自己面前,弯起眼睛笑的开心。

陈伟霆愣住了,天啊这是谁,怎么在我家?他不自觉的向后退了退。

“主人?”浑身赤裸的少年疑惑的声音响起。

陈伟霆觉得大脑乱成一团,他伸手抓了抓头发,艰难的吞了下口水,目光不由自主的移向少年,“你是谁,为什么叫我主人?”

“因为你就是我的主人啊,我是你的手机。”少年歪了歪头。

陈伟霆这才注意到少年的锁骨上印了几个字母,“oppo”。

他将眼神撇开,“不论你是不是手机,起码要先穿上衣服。”一大清早的看到少年的裸体简直了好吗。

他觉得他的承受能力很强的,谁一大早看到有个陌生人在自己家里还不穿衣服,不吓个半死。

提起这个,少年显得很委屈,他嘟起嘴唇,“主人你没有给我买手机壳啦,我没有衣服可以穿。”

陈伟霆扶额,走到衣柜前取出几件衣服递给少年。

少年接过,疑惑的拿起看了看,尝试着套在身上,结果被卡住。

他叹了口气,默默的走到少年前面,给他穿衣服。

好不容易穿好了,少年显得很兴奋,“主人,闹钟还没有关掉。”

陈伟霆这才发现那道男声还在孜孜不倦的唱着,但是他明明记得自己选择的是女皇这首歌。

“女皇太热情了。”少年皱了皱眉头,神色有些不愉快,“主人不要听这个,我给换成了别的。”

“……”陈伟霆无言,他最终决定不再纠结此事,“把闹钟关掉。”

“唔,这个要主人来啦。”少年看着他,黑眼睛睁得大大的,很可爱。

“怎么关?”

少年用白皙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这里。”

于是陈伟霆伸出手指按了一下,但是闹钟依旧没有停下。

“不是啦,主人。”少年摇摇头,用手指指了指他的,随后点了点自己。

陈伟霆深深呼了口气,他闭上眼睛,俯下身在少年的唇上碰了一下。

柔软微凉,感觉还不错。

陈伟霆觉得自己坏掉了,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闹钟被关了,少年摸了摸嘴唇,神色满足。

“你有名字吗?”

“有啊,我叫喋喋。”少年弯了弯眼睛,淡粉的唇挑起一个弧度。

喋喋?这是什么怪名字。陈伟霆忍不住吐槽,“这不是牛蛙吗。”

“不是牛蛙啦。”少年炸毛了,“你才是牛蛙。”

陈伟霆没忍住笑了,这样子真是不一般的可爱。

这时,自称喋喋的少年将系好的衣服扣子解开,陈伟霆能够看到他白皙的胸膛上出现了三个字“大伦哥”。

“主人,大伦哥来电话了。”

应该是催他去剧组的,陈伟霆望了望钟表,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

他犹豫不决的看着喋喋,这个样子,要他怎么接电话。

喋喋倒是很大方,他在自己的胸口划了一下,随后大伦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伟霆啊。”

陈伟霆纠结了,他要直接说大伦哥能听到吗。

喋喋伸出手臂,让他蹲下,然后将陈伟霆的头压到自己的胸口。

陈伟霆呆了一下,正不知如何是好,就听大伦又问了一句,“伟霆?你在听吗?”

“啊,大伦哥我在的。”他咬咬牙,转头对着喋喋的胸口说道。

“你起床没有,拍戏时间快到了,半个小时后我去接你。”

“好的,我知道了。”陈伟霆完全没在意大伦究竟说了些什么,因为喋喋胸口某处凸起就在他的面前,为他呼出的热气而微微颤动。

大伦在那边把电话挂了,陈伟霆就那么愣愣的看着,直到头顶传来声音,“主人?”

如梦初醒一般,他猛的把喋喋推开站起,耳朵已经红了。

喋喋被他推倒在床上,正面带不解的看着。

陈伟霆无力的呻吟一声,天啊,要是每次打电话都这样,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他已经能够想象到,未来多姿多彩的生活了。


评论(6)

热度(37)

  1. 半暖夏伤情未央竹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