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浮梦(二十八)

cp为游戏百里屠苏x电视剧百里屠苏


屠苏在睡梦中,感觉到一种几乎令人昏厥的疼痛,他勉强睁开眼睛,浑身的煞气都没了阻碍,在身体里攒动。

他颤抖着抬起手,按住身旁不断躁动的焚寂,剧烈的冲击压迫的他几近窒息。

他想要开口,喉咙里却梗着说不出话,伴随着痛楚,他觉得自己恍惚触不到实感,连身躯都有些感受不到了。

理智几乎被磨灭,他模模糊糊的看见方兰生和襄铃在不远处,很慌张的样子,想要控制住自己,却完全没有办法。

想要昏迷却被疼痛主宰,无力支配身体,这种感觉让他痛苦不堪。

百里屠苏坐在房间里,胸口传来被压抑的感觉,心神不宁,能让他有这样的反应,这世间仅此一人,那便是屠苏了。

眉头一皱,他冲出房间,向屠苏的住处赶去。

运起腾翔之术在房顶几次奔跑跳跃,他轻盈的落在庭院中,还未进入房里,就觉察到天地间的灵气不断向这里聚集,而房间气息流动诡异。

百里屠苏推了推门,打不开,心里焦急便发了狠,退后一步,抬腿一下踹开木门。

映入眼帘的是惊慌失措的方兰生与襄铃,还有那漂浮在空中缓缓旋转的玉衡,另一边,是浑身煞气缭绕,眼眸赤红的屠苏。

此时欧阳少恭也已赶来,他运气收回了玉衡,屠苏周身的煞气在玉衡落入手中之后就已收回,他的身体一软,就要倒下,百里屠苏忙伸手去接。

手从侧腰穿过揽住背部,维持着身体不倾斜,屠苏的头无力的靠在百里屠苏肩头,呼吸微弱。

百里屠苏感受着怀中身躯那冰凉的温度,知晓玉衡是能够生生扯出魂魄的物件,心中杀机顿起。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愤怒的感觉了,百里屠苏目光不带丝毫感情,眼眸暗沉,眉眼中透着一股冰冷,似藏着千年玄冰,压迫力十足的瞪着几人。

方兰生被这眼神一扫,不由得颤抖一下,连忙抓住了欧阳少恭的衣袖。

“出去。”他漠然开口。

方兰生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欧阳少恭拉了出去,他冲着他摇了摇头,方兰生也只能不甘的闭了口。

三人退出房间,房门被轻轻关上,百里屠苏收回目光,垂眸瞧着怀里的人。

毫无血色的脸颊,像宣纸那般惨白,虚弱到极点,连身躯也是冰冷的,毕竟魂魄被扯出体外的痛苦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更何况还有煞气夹杂在其中。

百里屠苏动作轻缓的将他放在床上,屠苏慢慢睁了眼,一向澄静的瞳已经微微涣散,显然连神智也有些不清楚了。

他缓慢的抽离被他压在身下的手臂,在完全抽出之时,手却被一把抓住,屠苏牢牢扣着他的手,力道大的足以让他疼痛。

“……屠苏?”他目光混沌的看着他,轻声问道。

百里屠苏放柔了脸色,俯下身体,缓缓回答道:“嗯,我在。”

听见他的声音,屠苏茫然的眨了一下眼睛,随后缓缓的阖上了,长长的睫毛安静的铺着,在油灯昏黄照耀的光下,在眼睑处投下阴影。

百里屠苏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顺势在床边坐下,看着屠苏逐渐陷入深度昏迷。

他按住他的手腕,星蕴之力缓缓游走探查,他的体内已然一片混乱,魂魄不稳定,煞气也没了拘束,肆无忌惮的在身体中游荡,蚕食着身体原本剩余的力量。

百里屠苏突兀想起上一次月圆之夜,屠苏煞气爆发时的情景,尝试着控制自己的星蕴之力和屠苏的融合,毫无阻拦的成功了。

他的神情若有所思,他们本是一人,连力量也可以融合,那么是不是代表,他可以用自己的魂魄去稳固屠苏的?

仔细又想了想,这方法的确值得一试,他现在没有煞气,想想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危险。

他默默注视着沉睡的屠苏,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说。

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改变这一切的。

所以,屠苏绝对不能变成他。

百里屠苏用另一只手从怀里摸出在雨栀村拿到的半块玉衡,用星蕴之力催动。

玉衡缓缓漂浮起来,在手心上不断旋转,随着光芒的散开,百里屠苏感觉一阵眩晕,魂魄的根基被动摇了。

他努力将逐渐被扯出的魂魄之力集聚在屠苏身上,但这些力量需要一个入口,缓慢进入终归是太慢了。

若是这样,他无法坚持太久,自己的魂魄就要被扯出体外了。

百里屠苏抿了抿唇,迟疑一下,他终于缓缓倾神,注视着眼前俊秀沉静的面容。

这就是,另一个自己。

也是他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上,唯一的同伴,唯一的牵系。

闭上眼睛,他的身体向下一压,唇贴上一片柔软,触感冰凉。

百里屠苏来不及体验这种感觉,只是非常僵硬的将手臂支在他身体两侧,随后动作十分生涩的探出舌尖,很是笨拙的撬开齿关,侵入他的口中。

正处于昏迷中的屠苏无法给予任何回应或者抵抗,这也方便了百里屠苏,起码无需那么紧张。

魂魄之力缓缓涌入,百里屠苏的眼睛没有闭上,静静的看着屠苏。

唇僵硬的贴着他的唇瓣,他只觉得,有一种声音贴着他的耳朵在响。

嘭嘭嘭!是他愈来愈大愈来愈快的心跳声,百里屠苏从未有过这等经历,连女子都很少亲密接触,更不要说是同他自己一样的男子。

伴随着剧烈的心跳,心口处仿佛涌出一股暖流,慰烫的他全身都暖洋洋的,有一处空洞似乎被填满,那样充实。

不知过了多久,屠苏的魂魄稳固些许,百里屠苏忍着眩晕,将星蕴之力断开。

他拿开屠苏的手,慢慢站起身,身体虚晃了几下,眼前越来越模糊,他无力的靠着桌子坐下,漆黑吞噬了视野,百里屠苏阖眼,失去了知觉。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