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浮梦(二十七)

cp为游戏百里屠苏x电视剧百里屠苏


方兰生说出这话以后,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

屠苏正想叫他莫要乱说,却不知怎的,想到百里屠苏方才在房间里为他擦药的场景,气势一下泄了下去。

以为百里屠苏会开口,但他微微偏头一看,就见对方也哑然了。

屠苏白皙的脸颊染了一层薄红,有些急促的开口,“兰生你,不要总提此事。”

他没发现自己这话听起来不像是否认,倒是有些确认和遮掩之意。

方兰生大咧咧的挥了挥手,表情却是很认真的,“木头脸,你喜欢他就直说嘛,不要藏着掖着的,那样不好,再说你们两个看起来挺般配的,在一起也没什么,我们可没有要阻拦你的意思。”

“我……”屠苏张口想说些什么,却也不知如何作答,最后只好沉默下来。

方兰生看屠苏没话说了,得意洋洋的转头看向百里屠苏,“我说,你可要好好对待木头脸,虽然他不肯教我修仙,又总是冷着一张脸,跟谁欠了他家多少银子一样,不过人还是很不错的,你要是对他不好,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百里屠苏怔了一下,难得的表现出了些许无措,迟疑着开口道:“我……”

“都说你们两个像,还真像,连说的话也一模一样。”方兰生两根手指掐着下巴,仔仔细细打量了他们两个,突然一拍手,“二姐,少恭,你们还不承认,你看,他们多般配啊。”

方如沁也看了看,的确,两个人都一样的身形高挑容貌清俊,气质又很是相似,连脸上有些怔愣的表情都如出一辙。

但是她毕竟是大家闺秀,性子温婉内敛,虽然有些精明,但某些话仍旧不能够像方兰生这样说。

断袖已经是打破常理之事了,她心底仍有些芥蒂,却也觉得,若是屠苏可以因此得到幸福也是好的,这些日子,她着实很喜欢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

方如沁温柔的笑了笑,拉了拉方兰生,“兰生,这些事情,还是交给百里少侠和屠苏自己说吧,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们了。”

“哦。”方兰生悻悻的说了一句,看着一旁沉吟事情的欧阳少恭,说道:“少恭,我们先走吧。”

欧阳少恭浅笑着点了点头,深深的望了一眼屠苏二人,转身离去。

百里屠苏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微微蹙起眉头,不言不语可不是欧阳少恭的习惯,他在打什么名堂?

正暗自思虑着,就听屠苏在一边说道:“你……莫要听兰生胡说。”

“嗯?”他抬眸看他。

“兰生他……心肠不坏,至于他说过的话……我会和他说明此事的。”屠苏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所以……你别生气。”

百里屠苏眼神有些复杂,他倒是没想过,屠苏竟如此在意此事,他抿了下唇,声音很轻的说道:“我没有生气……若不是你,换作其他人……我不知道会如何……”

屠苏听他这样一说,心情莫名愉悦了许多,他的唇角轻轻一扬,笑意浅浅仿若冰雪初融。

虽然他平时总是冷着脸,但笑起来总有一种温暖和煦的感觉,令人的心都不自觉的平静下来。

百里屠苏凝视着他,眼里涌动着不知名的情感。

他的心底那道紧闭的,将一切拒之在外的门,在他还未察觉之际,已经渐渐开启了。

方兰生最近心情很不好,屠苏来找过他,叫他以后不要再说他与百里屠苏的事情。

他觉得很费解,这两个人,当真奇怪,明明互相喜欢,怎么就不肯说呢,屠苏是木头脸,难道还是木头心?

他们二人一对视,傻子都能看出那其中蕴含的意思,真当他方兰生是不学无术的少爷啊,他也是读过很多书的好不好。

这个木头脸,真是太迟钝了,他摇头叹气,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方兰生摸了摸下巴,眼神一转,正在心里琢磨这件事情,就看不远处,一身橙衣的襄铃就站在不远处,面带愁容。

“襄铃襄铃,我在这!”方兰生挥手大喊。

襄铃看到他,嘴唇嘟了一下很不情愿的样子,转身想走却不知为何停了下来。

“呆瓜,你知道方法可以救救屠苏哥哥吗?”她问道,水眸注视着他。

方兰生挠了挠头,“什么?屠苏生病了?”不能啊,木头脸是修仙的,怎么可能会生病。

“屠苏哥哥身体里有煞气,平时会很难受,我想帮帮他。”襄铃的眼睛黯淡下来。

“啊,这个我也不清楚,走,我们问问茶小乖去。”方兰生一听也急了,虽然这木头脸平时冷冰冰的,不过也是他的朋友,他不可以不帮忙的。

走到茶小乖的铺子,他们要找的人就坐在那里喝茶,方兰生一拍桌子,“那个谁,别喝了,我们要找你帮忙。”

襄铃将事情给茶小乖一说,茶小乖胖胖的身子挪动了一下,小眼睛也眯了起来,“哎呦,这可不简单,需要吸灵的法宝?”

吸灵?方兰生想了想,眼睛一亮,有了!少恭的那块玉衡!

回到方家,天色已经晚了,方兰生用襄铃给他的香喷到了欧阳少恭身上,逼迫他去沐浴,然后偷偷潜入房间将那小半块玉衡偷了出来。

悄悄推开房门,屠苏正躺在床上睡着,他和襄铃轻轻将房门关上。

“这个木头脸,睡得这么沉。”方兰生嘀咕道。

他不清楚,近些日子屠苏一直深受背后伤势的折磨,煞气令他不得安宁,经过十数日的调理,终于痊愈,他才放松下来,有了这些天以来第一个舒心的睡眠。

方兰生尝试着用自己的青玉司南佩催动了玉衡,玉衡在空中悬浮,散发出莹莹光芒,与之牵引的,是赤红的煞气。

他看屠苏额头挂上汗珠,皱起眉头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想取回玉衡却没有成功,心里不由得有些慌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