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灵犀重(三)

cp为闷油瓶x吴邪


他等了一会,闷油瓶仍旧没有说话,他摸了摸肚子,有些空了,现在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

吴邪走下楼,王盟不知什么时候叫了一碗麻辣烫在那里吃着,其实吴邪不太喜欢这种东西,他觉得不太卫生,在能消费得起的情况下,当然要吃点好的。

不过看王盟吃的那么香,他也觉得饿了,便招呼王盟说道:“在哪里买的,给我也订一碗。”

王盟从面碗中抬起头来,脸被辣椒弄得有点红,他吃惊的问道:“老板,我没听错吧?”在他记忆中,吴邪可是从不吃这样的玩意的。

“你快点。”吴邪挥了挥手,想了一下又说道:“算了,我自己去吧,那家店在哪?”

“出门右拐四百米。”

吴邪出了铺子,向右面走去,并不是很远,他很快的就站在了门前,正是饭时,店里很热闹,有香味不断逸出。

他走进店内,要了一碗麻辣烫,找了处空桌子坐下,吃了几口面,辣椒放的有点多,吴邪出了一身汗,不过意外的很舒爽。

其他的人都是成双结对的来,边吃边谈笑,看得出来都十分愉快,吴邪又扒了几口,在心里说道:“小哥。”

闷油瓶没有回应,吴邪一琢磨,又问道:“小哥,到中午了,你吃饭了没?”

“……”

他不由得有点泄了气,自己就这么惹人烦吗,闷油瓶都不理他。

想了想应该不能啊,他朋友不多也不少,长得也算是可以,大学时虽然没有女朋友,不过人缘也不赖,他这样的,闷油瓶怎么就不为所动呢。

这哪是闷油瓶啊,简直堪比闷神。吴邪暗暗腹诽,不知道要是有人给他挠痒,这闷油瓶会不会出声,要是憋着就太有趣了。

他在脑海里想象着闷油瓶强忍着笑意的样子,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不过幻想终究是幻想,他连闷油瓶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又能奢求什么。

吴邪叹了口气,也没了继续说下去的心情,飞快的解决了午饭,付了钱走出了店。

缓步走在西湖边,微风沿着水面吹来,荡起一道道波纹,扬起了他的短发,吴邪伸手将发丝拂开,眼里闪动着明亮的光芒。

那边有一对情侣贴着头说着亲密的话,表情幸福安宁,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出生在这和平的年代,是有多么幸运。

那闷油瓶呢?1905年社会动荡,生活很苦,想必他是不会像自己一样,悠闲的散步吧。

其实仔细向深处想一想,没有人出生以来就是寡言少语,一定是后天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吴邪握了握拳头,闷油瓶在那个时代,有朋友也好,没朋友也罢,就凭他们之间的联系,他也是不会放弃他的。

想清楚以后,他的心情豁然开朗,再也没有当初的沉闷,又望了一眼西湖,他大步向铺子走去。

回了铺子,吴邪在心底又唤了几声,依旧没有得到应答,他在心里无奈,闷油瓶不会是睡着了吧?

吃晚饭时,他觉得这时候应该差不多了,于是在心里叫了一次,以为这次会像前几个小时一样没有应答,但过了一会,那边传来“嗯”的声音。

“诶,小哥,你总算是回答我了,下午时是怎么了?”终于抓到了闷油瓶的人,吴邪有些疑惑的问道。

“睡觉。”闷油瓶平静的说道。

吴邪哑然,真的让他给猜对了,这个闷油瓶,居然真的去睡觉了,睡了一下午,他不饿吗?

“哦,那你吃饭了没有。”他回道。

“没有。”

吴邪嗯了一声,“挺晚了,小哥你去吃点东西吧,别饿着肚子。”

话刚说完,他就想起闷油瓶的年代,辛丑条约签订了没多久,清政府无力偿还白银,应该都是从人民手中搜刮来的,想来普通民众也吃不到什么好东西。

一想到闷油瓶可能在某处默默啃着烤土豆高粱米一类的东西,他就有些心疼,要是闷油瓶在他身边,他一定带他吃遍美食。

心中所想被他下意识的说给闷油瓶听,“小哥,等你来了我请你吃大餐,保证照顾好你。”

说完后,吴邪才发现不妥,这他娘的只能请闷油瓶的骨头渣子吃大餐了吧,一百年,骨头渣子也许都烂没了,照顾他的后辈还差不多。

说不定等他去找的时候,还能听到他的祖孙对他说一句,“我祖爷爷提到过你”之类的话呢。

“嗯。”闷油瓶也不知是听没听进去,只应了一声。

这句以后,吴邪也没了话说,他本身不是话唠,而闷油瓶更是个闷神,想让他主动开口唠家常,真是比登天还难。

晚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吴邪洗漱完毕,爬上床盖好被子,在心里说了声“小哥,晚安”,也不管对方没有回应,就那么安心的睡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