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灵犀重(四)

cp为闷油瓶x吴邪


时间过得很快,经过了一个星期的相处,吴邪总算基本摸清楚了闷油瓶的性格与生活习惯,当然大多数都是他分析和猜测出来的。

闷油瓶沉默寡言,说话时语气几乎没什么波动,想想也应该是个面瘫脸,平时的生活简单的不能再简单,除了一日三餐,就是发呆和睡觉。

吴邪经常碰到闷油瓶无视他的时候,也不知是懒得理还是在睡觉,总之不回答他。

有时吴邪会想,闷油瓶整日不说话,生活单调的可怜,不无聊吗,还总是睡觉,真难为他能睡得着,看来闷神后又多了一个称号,睡神。

这几天,他得知到的闷油瓶的情况寥寥无几,不过从对话中也能体现,闷油瓶是个没什么太大激情的人,他始终都很淡定,回答他的话时也没有几个字,有时候是“嗯”,更多时候是干脆不答,这让吴邪很无奈。

听闷油瓶的声音,挺年轻的,真实年龄应该也不是很大,二十多岁吧,这时候应该是年轻人最活跃的时期,怎么闷油瓶比老头子还要淡然呢。

这些都让吴邪想不通,声音低低沉沉很好听,长相应该也不赖,怎么就这副闷闷的模样呢。

当然,这种事情吴邪也就想想而已,真要去问,闷油瓶估计又给他六个点。

吴邪觉得自己很苦逼,好不容易有一个可以联系到过去的人,堪称未解之谜,要是被人知道说不定还可能被科学家拉去研究一下。

闷油瓶什么都不肯说,真是可惜他俩之间的联系了,吴邪摇摇头,啧啧感叹道。

他的好奇心一向很强,闷油瓶越是不说,他越想知道,偏偏闷油瓶又不是好摆弄的人,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啊。

想要刨根问底,却没有丝毫途径,把吴邪给愁的不行,他知道他这种习惯不好,但就是忍不住。

获得一切消息的前提,他要和闷油瓶熟悉起来,虽然他觉得自己和闷油瓶已经很熟了,不过闷油瓶没准不这么觉得。

于是吴邪养成了一个习惯,他喜欢每过一段时间,在心底唤一次小哥,闷油瓶开始还简单回应几个字,但得知吴邪什么事情都没有,后来干脆理都不理。

吴邪却对此乐此不疲,他习惯了另一个人的存在,习惯了闷油瓶这个人,即使闷油瓶不理他,他也会感觉他没有消失。

或许有一天,这联系没有了,他会感觉空荡荡呢。

想到联系未来可能会消失的问题,吴邪曾仔细查看过玉麒麟,应该没什么大事情。

日子悄然的过,生活一如既往的平静,多了一个人并没有让吴邪感觉有什么不自在,他反而觉得这是好事情。

清晨,金色的阳光一缕一缕洒下,将湖面变成闪着金芒的绸布,平滑耀眼。

有一缕阳光悄悄射进了窗子,照在沉静的容颜上,那么和谐。

被温暖的阳光唤醒,吴邪转了个头避开,随后睁开迷蒙的眼睛,慢慢坐起身体,掀开被子下床。

他抓了一把有些乱的头发,穿着拖鞋迷迷糊糊的向浴室走去。

放完了水又去洗脸,冰凉的水扑打在脸上,湿润润的,总算让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一些。

吴邪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伸了个懒腰,将身子舒展开,他一边将挤好牙膏的牙刷放进嘴里,一边在心里说道,“小哥,早上好”。

“……”没有听到回应,吴邪也不在意,闷油瓶在平时总是睡觉,现在还早,他应该还没有醒来。

更何况醒了对方也不会回答他,已经连续说了两周早安却没有一次得到回答的经历让他现在承受能力变强了不少,也不觉得失落,当做自言自语就可以了。

正对着镜子刷牙,满嘴都是泡沫,这时他只听有一个淡淡的声音说“嗯”。

“咳咳咳……”牙刷在惊异之余伸的深了些许,泡沫进入了喉咙,痒痒的,有些恶心。

吴邪扶着洗漱台一阵咳嗽,用清水漱了下口,吐掉口中的泡沫,他有些惊讶的说道:“小哥,你醒了?”

话说出口他就想给自己一个巴掌,说的这全是废话,吴邪不禁暗骂,他娘的,人果然是贱骨头,被忽视久了,得到一点回应就眼巴巴的凑上去了。

即使心里骂自己不争气,吴邪还是忍不住去想闷油瓶,想他的事情。

“对了,小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他想了想,说道。

“嗯。”

“那个,你以前,都经历过什么?”这个一直让吴邪很费解,一个年轻人,像个老头子一样,这一定是小时候受过打击,没准像有些被拐卖的,从小受虐待呢。

“……不清楚。”

吴邪不禁有些诧异,这怎么可能呢,没有人不会记得自己以前的事情,除非失忆过。

他沉思一会,在心里继续说道:“那,你可以跟我说说你知道的,我帮你分析分析。”他迫切的想要知道闷油瓶的一切。

“我的事情不是你能理解的。”闷油瓶明显是在拒绝,“而且,有些事情,我也在寻找答案。”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