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灵犀重(六)

cp为闷油瓶x吴邪


算算日子,今天是闷油瓶去倒斗的第二天了,爷爷的笔记上说,墓里很凶险,稍有不慎就容易入陷阱死去。

吴邪怕闷油瓶分心,也不敢去打扰他,毕竟那时候的设备还没有现代这么先进,很容易就会损坏。

整整两天,他没有与闷油瓶说过一句类似于以前插科打诨的话,闷油瓶也什么消息都没有传来,吴邪只是每天早晚在心里说一声“早上好”和“晚安”。

随着时间的逐渐延长,吴邪心中的不安愈来愈强烈,他总觉得会碰到什么危险的事情。

忍耐了两天,在第三天时,他终于在心中压力的驱使下,和闷油瓶说了话。

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自己的直觉还是挺准的,这种感觉,若不是他这边有事,就是闷油瓶那边了。

“小哥,你能听见吗?”吴邪很小声的问道。

“嗯。”闷油瓶回答。

吴邪心中的大石头稍微放下了一些,他想了想,又说道:“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很危险?”

“还好。”

吴邪哦了一声,既然闷油瓶还有心思回答他的话,想必情况还是比较好的。

说不定那个斗不是很凶险,一切只是他想多了。

他暗自思虑一会,现在很多斗都被发现了,说不定闷油瓶去的那个,已经有人去过,如果是这样,他也可以打听一下那时的情况。

想着想着,好奇心发作了,“哎小哥,你倒的是哪里的斗啊?”

“……张家斗。”

张家?张起灵?张?吴邪心中有了个想法,他不由得问道:“那是你祖上的墓吗?”

“嗯。”

吴邪听到回答,一阵眩晕,张家这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人啊,竟然让本家的后辈来掘自己的墓……

果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他总算是见识到了。

不过既然是本家人的墓,应当不会那么凶险,起码要给后人留条生路才对,应该没有这样害自己后人的祖宗了吧,他也是放心了不少。

虽然理智告诉他确实如此,但是吴邪心中的不安却是越积越多,吴邪不放心的又说了一句,“小哥,我的感觉很不好,你小心……”

点这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他就听到闷油瓶一声闷哼。

“小哥,小哥?”吴邪有些惊慌和焦虑,他深呼吸几口,努力镇定自己,随后在心底努力感受着两人的联系。

勉强平复自己紊乱的呼吸,吴邪屏息,希望能听到闷油瓶的声音,但是什么都没有,只有他愈来愈快,愈来愈急促而慌乱的心跳。

他从抽屉中拿出爷爷的笔记,很快的翻着,寻找里面记载着的遇到这种情况时的自救方法。

但是随着翻动,他的心越来越沉,这种情况几乎就代表人遇到了起尸或者机关这类的危险。

凶险一点的墓,人会在措手不及间毙命,但既然是张家斗,应当会有一线生机才是。

现在他们的联系还在,闷油瓶应当没什么太大的危险,如果闷油瓶真的死了他们的联系也应该会断开吧。

思绪纷乱,吴邪有些恼怒的揉了揉头发,又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到头来,他还是什么都帮不上闷油瓶。

“他娘……”正在暗恼时,吴邪突然发现,联系变弱了。

最后的字被他卡在嗓子眼,他心焦不已,也不顾对面情况如何,就那么在心底呼唤,“小哥,小哥,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

对了!玉麒麟!吴邪忙冲下楼梯,打开保险柜,那东西还好好的呆在那里。

他小心翼翼的捧出放在桌子上,仔细查看,当他查看到麒麟的身体部分之时,瞳孔骤然一缩,那玉石上,已经有了数道裂纹。

“小哥?张起灵!”吴邪得不到闷油瓶的应答,又不知道对方的情况,不由得在心中大喊:“张起灵!你回答我!张起灵!”

“……”

吴邪心中的不安与恐慌随着他的沉默一点点堆积,联系越来越弱了,从未有过的绝望铺天盖地的向他袭来。

他隐隐约约的想到了那种可能性,让他不敢在想下去。

如果,如果闷油瓶死了……

不会的!吴邪你在想些什么!他咬了咬牙,用力一甩头,将这些念头从心中抛出,又一次呼唤道:“张起灵!”

“……吴邪。”这一次终于有了回应。

吴邪一喜,忙回道:“是我,我在。”

“再见。”

啪,线断了。

吴邪愣愣的听着闷油瓶留下的几个字,他们的联系,消失了……

他吞了下口水,伸出手,慢慢的向玉麒麟碰去,心中祈求着玉麒麟无恙。

但当他的手触碰到玉麒麟的那一刻,只听“哗啦”一声,那东西破碎了。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