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手机变成了人(八)

cp为陈伟霆x喋喋


又看了一会剧本,很快就到夜里了,因为明天还要拍戏,所以陈伟霆简单冲了一下身体就带着一身湿漉漉的气息从浴室中走出来。

在沙发上坐着的喋喋连忙将干毛巾递给他,陈伟霆接过擦了擦,三下五除二将滴水的头发擦的半干。

喋喋看着他,流畅有力的肌肉线条,充满爆发力,结实的胸口,下面有六块腹肌,麦色健康的皮肤,看起来十分性感。

随着陈伟霆的动作,有水珠顺着脖颈流下,慢慢爬过胸膛,滑入那浴巾系着的劲瘦的腰下。

他吞了口口水,直直盯着他,眼神眷恋着不愿离去,心脏跳动愈发急促,喋喋不明白这种感觉,于是悄悄查了一下度娘,似乎被称为“情动”。

陈伟霆擦干了头发,抬眸看向喋喋,对方有些呆呆的,不知在想什么。

他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喋喋,你要不要也去洗一洗?”

被头顶温暖有力的大掌唤醒迷离的眸,喋喋很快摇了下头“不行的,主人,我会进水的。”

“也是。”陈伟霆也觉得让手机洗澡不太可能,索性放弃了。

“嗯,不过用湿毛巾擦擦身体还是可以的。”喋喋继续说道。

陈伟霆去浴室拿了一条毛巾打湿,然后递给喋喋,喋喋接过毛巾,开始解衣扣。

他看着他白皙的身躯逐渐暴露在眼下,不由得急急说道:“喋喋你先擦,我回去穿件衣服。”

话刚说完,陈伟霆就冲进了卧室,关上门,一边在衣柜里翻找睡衣,一边暗叹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变成毛头小子,一点定力也没有了。

他发了一会呆,然后换了睡衣,房门被轻轻敲响,陈伟霆打开房门,喋喋围着浴巾,神色苦恼:“主人,我自己没办法擦到背部。”

“进来吧。”陈伟霆让了让位置。

喋喋很快走进来,将毛巾递给陈伟霆,十分自然的趴到大床上,陈伟霆用湿毛巾给他抹了抹背部,白皙的肌肤被水液浸湿,在灯光下映出一层朦胧的光彩,显得更加光滑细致。

瘦削的肩膀,清晰的肩胛中间,水渍沿着细瘦的腰肢蜿蜒而下,即使看不到正面的样子,仅这赤裸的后背已令人惊艳。

陈伟霆很快后悔了,他觉得自己这个决定真是错误,但是又不能停下来,只能硬着头皮擦下去。

喋喋伏在床上,温热的毛巾带着适中的力度在背上游移,加上身子陷在柔软的大床里,很是舒服,他启开嘴唇,溢出一声很轻的呻吟。

这一声呻吟不亚于一道炸雷响在耳边,陈伟霆猛的颤抖一下,动作不自觉的僵硬了。

喋喋感觉到他的不对劲,就着这个姿势艰难的偏头看他,疑惑的问道:“主人,你生病了吗?”

“……没,没有。”陈伟霆反应过来,忙尴尬的回道。

喋喋撑起身体,用有些冰凉的手碰了碰他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试探了一下温度,发现没什么异样,才小声嘀咕道:“咦,没有发烧啊,怎么耳朵这么红。”

陈伟霆眼观鼻鼻观心,假装没听见,将手中的毛巾丢到一边,转移话题,“很晚了,睡吧。”

“嗯,好。”喋喋钻进他的被窝,对着他招了招手,“主人快进来。”

陈伟霆关了灯,同手同脚的走到大床边,慢慢躺下,努力让自己远离喋喋。

一具光滑的身体贴上了他的,轻轻的吻落到他的唇上,耳边是他低低的呼吸声,“主人晚安。”

“……晚安。”陈伟霆故作淡定,他的手扣在他的腰上,喋喋蜷在他怀里睡了,他努力平复心跳,闭上眼睛,闻着他发上淡淡清香睡去。

睡梦中,似乎有一股香气萦绕在鼻端,陈伟霆迷迷糊糊的吸了几口,应该是鸡汤的味道,睡觉时是没有关窗户,应该是窗外飘进来的味道吧,他这样想着,又一次陷入深眠。

“传说里说,找到四叶草的人儿,将被赐予无限爱的欢乐。”闹铃将他唤醒,他揉揉眼睛,喋喋正弯身对他笑着。

陈伟霆坐起身来,这才发现喋喋身上围了围裙,喋喋凑过来,在他的唇上碰了一下,闹钟停了,他慢慢说道:“主人,该起床了。”

“嗯。”陈伟霆翻身下床,鼻翼动了几下,鸡汤的香气愈来愈浓郁,似乎是从厨房逸散出来的。

“厨房里做了什么?”他疑惑的问道。

“主人先去洗漱啦。”喋喋将他推进浴室,关上门。

陈伟霆无奈的笑了笑,洗了洗脸然后走进厨房,喋喋正小心翼翼的将碗放到桌子上,他走过去看了看,果真是鸡汤。

骨瓷的碗盛着香气浓郁的鸡汤倒是不错,喋喋递给他一把勺子,随后坐在他身边。

“喋喋,这是你做的?”陈伟霆闻了一下。

“是啊,不过这是第一次,味道不知道怎么样,我照着度娘给的方法做的。”喋喋歪了歪头。

“谢谢。”他看着他,心中一片暖意。


评论(5)

热度(19)

  1. 半暖夏伤情未央竹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