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浮梦(二十九)

cp为游戏百里屠苏x电视剧百里屠苏


再一次睁开眼睛时,早已是白天了,脑海还残留着当初晕眩的感觉,和那将魂魄生生扯出的痛苦。

屠苏吐了口气,这才发现浑身的煞气已经平息,他慢慢坐起身,身体虽残存些虚软却并无大碍。

疑惑的抬眸看去,百里屠苏伏在桌子上,闭目沉睡,屠苏起身,将一条薄被盖到他身上,百里屠苏睡眠很浅,被一惊动就醒了过来。

屠苏的手定住了,有些尴尬,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他瘫着一张脸说道,“你醒了。”

百里屠苏点点头,直起身子,竟发现昨夜的事情对他一点影响也无,和以前并没有很大差别,他将疑惑压到心底,看了看屠苏。

目光触及对方仍然很是苍白的唇,他下意识想到了两人亲吻时那凉软的触感,不由得撇开了眼,即使屠苏并不知晓那事,他也觉得有些不自在。

屠苏没注意到他微微躲闪的目光,只是有些犹豫的开口,“昨夜……”

百里屠苏将心中那丝悸动抛去,淡定回答道:“已无事了。”

“嗯?”

“我曾接触过一些稳固魂魄之法,你无须担心。”

“多谢。”屠苏看着他,低声说道。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他二人之间,不必说这些。

这时房门被人轻轻敲响,屠苏说了声进,随后欧阳少恭便推门进来。

见到百里屠苏也在房里,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又很快敛去,只听他微笑着对屠苏说道,“屠苏,你好些没有。”

“多谢少恭关心,我已经无事。”

“那我便放心了。”欧阳少恭看了看百里屠苏,语气有些迟疑,“屠苏,我有话想和你说。”

屠苏一愣,望了望百里屠苏,百里屠苏心中明白欧阳少恭是有什么计划不愿意告诉他,才会这样说,不过他的一切目的他都知晓,不怕对方耍什么花招。

他冷冷的盯了欧阳少恭一眼,走出了房间。

欧阳少恭看着百里屠苏离开,才转头对着屠苏说道:“屠苏,我有一个想法,如果成功的话,或许可以清除你体内的煞气。”

屠苏一惊,连忙问道:“什么办法?”

他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块东西,递给屠苏,慢慢说道:“你看,这是我机缘巧合下寻到的一块玉衡。”

屠苏微皱着眉接过,仔细翻看着,这不是昨夜方兰生手里拿着的东西吗。

欧阳少恭解释道:“我查阅了古籍,此物名为玉衡,可以吸摄灵气,煞气也是其中的一种,而且最重要的是,当玉衡完整后,可以炼制出起死回生的丹药。”

他霍然抬头看他,沉声问道:“当真?”

“我又怎会骗你。”欧阳少恭笑了笑,“你昨夜应当了解它的作用了,它的确可以吸取灵气,只不过玉衡不完整,才造成这样的结果,如果能寻到另外两块,我想,吸摄煞气一定没有问题,炼成丹药也有极大的可能。”

屠苏看着玉衡,心动不已,若是玉衡真有这力量,对他想要做的事倒是极为有用的。

“这玉衡的其他部分,在何处?”他问道。

“我也不知。”欧阳少恭表情遗憾,“这么久,我也仅寻到一块,不过我想,如果我们用心去寻找,一定可以找到的。”

屠苏眼眸沉沉的盯着,默默点了点头。

欧阳少恭轻声说道:“屠苏需要这玉衡,我自当是陪你一起,我们可以从江都找起,那是琴川附近一个很大的城镇,消息也比较灵通。”

他捏了捏拳头,猛的抬眸看他,“那就麻烦少恭了,这玉衡,无论如何也要寻到。”

欧阳少恭颔首,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我的朋友,我自然会不遗余力的帮你。”

“多谢。”屠苏低声说道。

他笑了一下,继续道:“去江都需要几天准备,我看屠苏不妨通知百里少侠,若是他也随着去,定是最好。”

屠苏想了想,“我去找他。”随后快步离开。

欧阳少恭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眯起了眼睛,拿起玉衡碎片,递到眼前转动着看了一下,慢慢的收进怀里。

屠苏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院落中,他注视着那个转角,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满是意味深长。

百里屠苏回到房里只一会,屠苏就走了过来,将玉衡的事情为他解释了一番。

他蹙眉,没有人能比他更清楚,完整的玉衡炼制出的根本不是什么起死回生的丹药,号称仙芝漱魂丹的神药,不过是将人变成尸偶的焦冥。

但是这些,他又不能告诉屠苏,玉衡的确可以吸摄煞气,不过会将灵魂也一并吸出,屠苏的灵魂中有太子长琴的魂魄,那正是欧阳少恭所需要的。

上次在雨栀村,他也从徐然那里得到了一块玉衡,屠苏并不知晓,这块玉衡,他绝对不可能交给欧阳少恭的,所以欧阳少恭想要集齐玉衡,分明就是妄想。

虽然以他缜密的思想可能有什么后招,但他见招拆招也足够了,这样想着,百里屠苏点头应下屠苏想要离开的事情,也表明会随他一起。

屠苏转头打算离开,却突兀的停下步伐,他低声问道:“……屠苏,你觉得那可以起死回生的丹药是真的吗。”

百里屠苏抿了抿唇,他想起了当初韩休宁在自己眼前消散的场景,还有亲手焚去她的痛苦,对欧阳少恭的恨意更多了一些,他有些冰冷的回答道,“起死回生的丹药……绝无可能。”

屠苏身子一僵,绝无可能……吗。

理智也是这样告诉他的,但是心底仍残留些许希望,他挺直脊背,淡淡回答一句,“我知道了”,便走了出去。

百里屠苏目送他离去,慢慢在桌边坐下,倒了杯茶水想要平心静气,但屠苏的样子总在脑海中徘徊不去,他心烦意乱的将茶杯扔到一边,垂眸深深地叹了口气。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