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浮梦(三十二)

cp为游戏百里屠苏x电视剧百里屠苏

ps:瑾娘在我这是个好姑娘 痴情少恭但是没有害人之心 而且为了占卜我额外给她开了个挂……就这样 嗯

屠苏走过转角,就见到百里屠苏站在那里怔怔的想些什么,眼眸中是怅然与怀念。

他……是想回去了吧,毕竟那个世界,才是他真正应该待的地方。

屠苏抿了抿嘴唇,一想到有朝一日,百里屠苏也会离开,回到他应去的地方,他就失落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百里屠苏在他心中竟也这般重要了,重要到,他私心里不希望他离开他的地步。

这种感觉,极为陌生,但是却并不讨厌,而是很自然的就出现了。

百里屠苏回过神来,眸中神色被他敛起,他望着他,问道:“云溪,何事?”

屠苏面色复杂的走过来和他并肩而立,注视着院中的娇艳花朵,他低声说道:“屠苏,想回去了吧。”

百里屠苏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即使想回去,也回不去了。

在那个世界里,他已经死了。所以前尘往事,早该断了才是。

能够重活一次,已是上天给予的最好恩惠,他又能奢求什么呢。

屠苏听了这个回答,沉默一会,转移了话题,“你说,瑾娘能够算到玉衡的所在之处吗。”

百里屠苏沉吟一会,想到那个世界的瑾娘,他淡淡回答道:“极大可能可以算到。”

但即使算到了,他手中的这块玉衡碎片,他也绝不可能交给欧阳少恭。

“……嗯。”他应了一声,抬眸看天,眼里多了分迷惘。

“屠苏,我想要复活母亲与族人,是不是……过于难为人?”

百里屠苏知晓他寻找玉衡不仅是为了驱除煞气,也想要起死回生的丹药,但是玉衡并不具备这种能力,他想了想,回答道:“多想无益。”

“此事乃我一己之欲,不敢劳烦他人。”屠苏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只要能够复活他们,不论天涯海角,我都甘愿一闯。”

百里屠苏沉声回道:“勿着急,我会帮你一起寻找。”

“屠苏……多谢。”

他默默凝视着地面,没有答话。

在等待中,三天很快就过去了,第四天一大早,方兰生跑来寻他们,“少恭说瑾娘回花满楼了,让我们去看一下。”

百里屠苏二人对视一眼,跟着方兰生去了。

到了二楼,欧阳少恭正与一陌生的紫衣女子轻声交谈,看来这人想必就是瑾娘了。

见到他们上来,他转头看了看,笑道:“你们来了,这是瑾娘。”

“瑾娘,见过几位公子。”女子浅浅俯身颔首。

众人还了礼,在一处空房坐下,表明了来意。

“占卜自是没有问题,不知要哪位先来?”瑾娘丝毫没有推脱,很快的应了下来。

“不若先让百里少侠试试吧。”欧阳少恭说道。

百里屠苏正想拒绝,屠苏的视线投了过来,很明显希望他去试试看,占卜些事情。

他心下暗叹,仍是不忍拂了他的意,便站起身随瑾娘去了内室。

“不知公子想卜算些什么?”瑾娘端坐在矮凳上,微笑着问道。

百里屠苏略一思索,说道:“不知瑾娘可否令我看到未来的场景。”

瑾娘有些惊讶,她摇了摇头道:“窥探未来,这实属是极难。”

百里屠苏也知晓这要求有些难为人了,但是他除去这个还真的没有什么想要了解的,正打算放弃,却听到瑾娘有些犹豫的声音响起。

“瑾娘法力低微,或许只能卜算出未来某一时刻的场景,即使这样,公子可还要卜算?”

“嗯,麻烦了。”百里屠苏点头,只有这样,他才能知道未来有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改变。

“那么请公子闭上双眼,在我结束施法之前,万万不可以睁开。”瑾娘郑重嘱咐道。

百里屠苏合上眼睛,在黑暗中游离一会,脑海中出现这样一副画面。

奔腾江水之边,皎洁满月之下,他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直至完全消失。

画面消失了,他缓缓睁开眼眸,脸色微沉,那江水,分明就是江都的,这是说明,满月之时他会消失吗……

算算日子,的确也快要到望月之夜了。

“公子想必也是看到了。”瑾娘收回手,说道。

“……是。”

瑾娘迟疑一下,轻声说道:“公子……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百里屠苏默然,过了一会,他问道:“若是我离去,这里,会出现什么变化。”

瑾娘沉吟道:“天道皆有规律,人力无法改变,我想,或许公子在这里留下的一切痕迹都会被天道抹去。”

百里屠苏一怔,痕迹被抹去,也就是说,他与屠苏的相识相遇,一同走过来的这些时间,全化为一夜梦境,当他醒来的时候会有新的生活,而他,只是一个路过他梦境的陌生人。

屠苏会忘记他,永远的。

这样一想,他的心便隐隐作痛,他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进驻到他的心里,再也拿不出去了。

早在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刻,他们之间的结,就再也解不开了。

原来真的只有在即将离去的时候才会有深刻的想念,铺天盖地的席卷过来,而这些好似没有理由的情感,便能彻底地击垮他自认为苍白的心。

果然,身为人,仍是逃不过七情六欲的束缚。即使,对方是另一个自己,也……

瑾娘看着他表情的复杂,心底明白了些什么,这般不舍,想必他也是有着心爱之人吧。

“公子,在想心爱的那个人。”她轻柔的说道。

“……是的。”百里屠苏想起屠苏,没有逃避,而是给予肯定的回答。

瑾娘发现,他在说这句话时,神情和尾音都柔和至极,这真是将那人视若性命所能达到的极致。

她不由得有些好奇,不知是什么样的人,能让这冷面的公子露出如此神情。

那个被爱之人真是幸福呢……想到自己,瑾娘叹了口气。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