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嗨 医生 我可以追你吗?(一)【现代AU】

cp为Jarvis x Tony

ps:啧所以又是一个新坑 因为lo主牙上有个洞想着去看牙医所以突然就开了脑洞……反正都是洞︶︿︶牙医老贾x病人妮妮 这次我让妮妮主动追老贾√别问我为什么 任性!

所以这就是一个 “妮妮去看牙 对牙医一见钟情 结果撒娇卖萌×死缠烂打 最后终于将心爱的牙医追到手”的全文轻松向的故事√

严重ooc预警!

——

Tony一脸不情愿的站在路边,抬头看着这栋三层的白色小楼,它干干净净的,庭院的花草也修剪的极其整齐,一看就知道主人一定是个严谨认真的人。

这栋楼就是Tony的目的地,有一位十分有名的牙医就住在里面,他的好口碑人尽皆知,市里很多有名的富豪都来找他,Tony也是其中一个。

摸了摸脸颊,他的牙正痛的厉害,想起离开时Pepper给他扔下的“你不治好你的牙,以后什么甜食也别想吃”的威胁话语,为了心爱的甜甜圈,Tony只能勉强忍住重新坐回车子踩一脚油门尽快离开这个让他满身不舒服的地方的冲动,将车门甩上锁好,一步一磨的走向小楼。

他在心里赌咒发誓,要是里面住着一个老头,他一定转身就走,Tony呼了口气,按响了门铃。

事实上他有很严重的牙医恐惧症,原因是小时候去看牙时,一位老牙医的手段吓到了他,所以他这些年都坚决不肯踏进牙所半步,要不是这次实在太痛了,他怎么可能会来!

门铃按响仅仅三秒钟,大门就被咔嚓一声打开,Tony一脸视死如归的抬头去看,下一秒,他就呆住了。

WTF!这真的是牙医?Tony只听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咆哮,这样的人当牙医真是暴殄天物!呸不可饶恕!

眼前的人有铂金色的发,冰蓝色的眸,脸颊完美的弧度,皮肤白皙光滑,身材挺拔修长,气质清冷优雅,像是画中走出来的人物,不容丝毫亵渎。

他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衬衫,领口扣子开了一颗,能够看到锁骨,袖口也挽起,细而有力的手腕和手指都特别漂亮,黑西裤包裹着他的长腿,健美而饱含力量。

Tony·颜控·Stark仿佛被一只箭穿透了心脏,另一端就连在面前的人身上,没错,他是个双,男女通吃。

似乎是他发呆的时间过长,金发的男人歪了下头,出声道:“Sir?”

声音低沉有磁性,纯正的英伦风味加了不少分,Tony·颜控+声控·Stark毫无疑问的被秒杀,一脸淡然的歪头什么的,真是……反差萌!

Tony抹了一把嘴角并不存在的口水,佯装镇定,“请问你是Jarvis医生吗?我是Tony Stark,昨天和你预约的那个。”

男人平静的看了看Tony,眼中那流动的清浅湛蓝好看的差点让Tony把持不住,Jarvis缓缓点了点头,“Yes,I'm Jarvis,please come in.”

Tony看着那个修长的身影侧了侧身,做了个请的动作,他轻咳一声跨进了门里,两人擦肩而过时,他还闻到了Jarvis身上的冷香,像极了他这个人。

他暗暗握了握拳头,Damn it,好不容易碰到一个从发丝到脚尖都符合自己审美观点的人,一定不能放走!

此时的Tony,已经完全没有了见牙医的恐惧,而是开始满心盘算着怎么把Jarvis追到手了。

虽然对方可能是个直男,不过很简单,掰弯了就是,挑战才有意思,不是么?Tony摸了摸下巴,笑的无比灿烂。

进了小楼,Jarvis礼貌的示意Tony先坐在沙发上等他一会,他就上楼去了,Tony在客厅里走了几圈,果然,一切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所有物品都摆放的极其整齐,简直不像是一个男人的家。

没过两分钟,楼梯口就传来了脚步声,Tony转头去看,Jarvis已经换上了医生专用的白大褂,正一步步向下走。

他本就肩宽腿长,很有气质,而那一身淡雅的白色几乎将他身上的禁欲味道发挥到极致,Tony觉得Jarvis穿西装也一定也会特别好看,别问他为什么,他就是觉得Jarvis这种严谨优雅的人再适合西装不过。

Jarvis走下楼梯,将一间闭合的房门打开走了进去,Tony跟着他,见到那房中的器械时,他就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疼了起来。

房间里放着口腔综合治疗机,Tony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僵硬的没办法走路了,他死死盯着治疗机,就是这东西给他留下了严重阴影!

Jarvis戴上口罩,又撕开医用橡胶手套的包装,取出手套,转头看着正在门口脸色发白犹豫不决的Tony,挑了挑眉,“Sir?怎么不进来?”

Tony闭了下眼睛,死就死吧,他万分悲壮的想着,为了给眼前这个人留下好印象,他可是拼了。

努力让自己脚步自然,Tony慢慢挪到了Jarvis身边,Jarvis指了指治疗机,Tony的嘴角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他本着要做就做到底的心态,一狠心,躺到了治疗机上。

Jarvis坐到他身边,调整了一下角度,让Tony躺的更舒服,随后他开了顶灯,“Sir,请张开嘴。”

Tony深呼吸一口,慢慢松开了紧咬的牙关,Jarvis凑的更近了点,垂眸去查看他的牙齿。

他紧张的将目光移来移去,从天花板移动到顶灯,最后移到他的脸上,Tony看着Jarvis微微颤动的浅金色的长睫毛,这样近的距离,让他能清楚见到他细腻的几乎看不到毛孔的皮肤。

Tony在心底呻吟一声,天啊,离得这么近,简直就是在考验他。

Jarvis查看了十几秒他的口腔,随后直起身子打开一次性口腔器械盒,取出口镜,Tony忙喊停,“等等!”

他盯着他手中的口镜,“这是要做什么?”

“Sir,检查您的龋齿。”

“能……能不能不用这个。”Tony紧张的吞了口口水。

Jarvis疑惑的目光抛了过来,Tony捏了捏手指,努力平复自己因恐惧而快速跳动的心脏,勉强吐出几个字,“我,有点……害怕。”

Jarvis默,如果治牙连口镜都不能用,那接下来的步骤还怎么进行。

“那个,你可以先用手指,让我适应一下……”Tony死撑了一会,首先示弱了,他是真的,被小时候的经历吓到了。

“…Okay.”Jarvis放下口镜,他确实也碰到过恐惧治牙的病人,但是还没有见过像Tony反应这么强烈的,不过作为著名的牙科医生,等待患者适应,他这点耐心还是有的。

Tony放心了不少,他再次张开嘴,Jarvis修长的手指探进去,指尖轻轻碰了碰他的后槽牙,“这个疼么?”

“嗯。”不能说话,Tony含糊的应了一声。

“这颗牙已经坏了一半了,还有这颗,平时很爱吃甜食?”Jarvis语气平淡。

“唔。”这是表示他说对了。

右边的下牙坏了两颗,不过并不算很深,Jarvis细细查看了一下,用指尖又摸了摸。

Tony忍耐着Jarvis的触摸,即使被胶皮手套阻隔,那微凉却有力的感觉也传了过来,他耗费了好多力气,才勉强压住吸吮他手指的冲动。

该死,他Tony Stark可是情场老手,猎艳过多少女郎,结果居然对Jarvis反应这么大,这还仅仅是触碰而已。

难道Jarvis就是他命定的人?Tony有点纳闷,他可是从来都不信这东西的啊。

Jarvis可不知道Tony的想法,他认真的看完右边的,又将手指移到左边的下牙上,手指移动过程中,他的指尖不可避免的摩擦上他的舌,正勉强忍耐的Tony被刺激,脑袋里轰的一声。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闭口,用嘴唇含住了他的手指,像是以前习惯与女郎玩的游戏一样,用牙齿轻磨指节,湿热的舌尖慢慢舔过他的指腹,意味似是挑逗。

等这一系列动作做完,Tony才反应过来,他看着Jarvis投过来的平静目光,几乎想给自己一巴掌。

天,他做的这叫什么事情啊!

TBC

评论(1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