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随笔

cp为萧炎x药尘

ps:以前朋友想看炎尘于是给她写的,一直扔在备忘录底今天翻到扔上来做个备份,小说性格情节+漫画容貌设定。

——

药尘拍出一掌柔和气劲将古薰儿送进空间通道,这女孩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怕不是古族要找萧炎那小子算账了,他看着入口渐渐缩小关闭,这才松了口气转身看向净莲妖火。

此时的净莲妖火灵智被净化而导致极为不稳定,火苗燃烧间周围空间都开始扭曲,药尘闪身过去拉着萧炎暴退千米,随后挡在他身前凝重看过去。

萧炎刚从净莲妖圣残魂状态中脱离,神智略有些不清醒的怔怔望着,那道刻在心底深入灵魂的身影就在自己身前,就好像在云岚宗,药尘也是这般挡在他的身前,最终却因为他的莽撞而被魂殿的人抓走囚禁折磨数年。

老师……他嘴唇动了动,无声的唤了一句,却又不明白自己真正想要什么。药尘拉着他回头看他有些恍惚,不由得担心起来。

“……小家伙?”药尘皱眉,萧炎的模样太过于不对劲,他颇有些不放心的摸上了他的脉,灌注一丝斗气小心翼翼的探寻着他的身体情况,但经脉平平静静毫无异样,他有些忧虑的看着他又问了一遍,“徒儿?”

萧炎不语,只是沉默的凝视着药尘的面容,药尘前些年一直是灵魂体的模样存在,虽说他身为药尊者灵魂强横,却始终因为不是实体所以仍旧呈现略微的虚幻,身躯透明的看不出发色眸色,而复生之后才恢复了容貌。

吞服丹药尚且可以恢复青春,更不必说是奇异无比的斗圣之骨,骨髓中蕴含的庞大生机令他容颜尽复,仅次于斗帝之下的半圣之体无瑕无垢,皮肤与分割比例完美的令人心醉。

但可惜斗圣手臂终究不是完整的斗圣之躯,助他恢复青春已是耗尽了骨髓力量,最终年轻时的漆黑长发定格在了如雪银白,加之他异于常人的红眸和骨子里沉淀的优雅气度,长身而立竟是飘逸如仙,尤其是穿上一身紫纹白袍,凝望之间眸光流转,再度重现当初那潇洒俊秀,名震中州被无数少女心倾的药尘之名。

而此时火焰空间还残留了一些火焰,威力已经不足以对他们造成威胁,却在药尘眸底投下了细细碎碎的影,眸光微微闪烁着带着满怀担忧,透出关切意味的暖意融融。

萧炎抿唇,他听到那句徒儿之时,心中的火焰蓦然熊熊燃起燎遍他心头,他忽然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很简单,他不过是想要药尘,永远留在他身边。

不是以单纯的师徒身份,他对他的关心,不再完全是出于师徒之情,他也不想要药尘将他看作孩子,他想站在他身前,以应有的姿态将药尘完全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可萧炎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药圣终究是药圣,哪怕经历再多伤痛,也依旧拥有着他独有的骄傲。他深深的看了药尘一眼,扯出个笑脸,“老师我没事,我们准备炼化净莲妖火吧。”

药尘有些不放心,但萧炎已经是成年人拥有了足够的判断能力和实力,既然他说自己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药尘也是信任他。两人从纳戒中取出众多准备好收服净莲妖火的手段,做好了准备萧炎便毫不犹豫的抓住火种吞咽入腹。

视线紧紧盯在萧炎身上,看着他面色痛苦毛孔渗出血液却死死咬着嘴唇不肯发出痛哼,药尘虽然知道收服异火的危险性和痛苦,也知道萧炎有过诸多经验,心头却也难以控制的焦躁起来。

随着时间推移,萧炎依旧任何没有动静,药尘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发现他身子忽然开始微微颤抖,药尘心头一动看过去,却发现萧炎猛的睁开了眼,瞳孔中凝聚着两团小小的火焰,眼底赤红,望着他时眸中滚动燃烧着妖火,炽热的让药尘几乎有了一种那火即将将他吞噬殆尽的错觉。

药尘吃了一惊,不知道萧炎收服净莲妖火的过程中出了什么差错,凝神望去随后就见萧炎面色狰狞变着手印,却压制不住净莲妖火。药尘视线一晃,热潮扑面而来,唇齿被用力封住,灵活舌尖迅速突破齿关封锁肆意闯荡,不满足的探索汲取起来。

熟悉的气息令药尘身子刹那僵硬,他下意识抬手,掌间气劲吞吐携裹着破风声拍去,却在即将碰到那人身躯时硬生生收了回来,毫无力度的风轻柔的抚过人肩头,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结实臂膀将他禁锢在怀中,药尘狼狈的躲着侵略性极强的吻,妄图挣脱开来,但萧炎的级别早已高过他,药尘挣脱不开,只能扶着人肩膀低喝一声,“萧炎!”他想要使他清醒,于是话语中是极罕见的严厉。

萧炎眼中蔓延的红色顿住,目不转睛瞧着他,药尘眸中蕴着浅浅的愠怒与师者的威严。虽说药尘是他的老师,但他天赋异禀又执着,他不肯让药尘失望所以极尽努力,所以药尘基本没有在他面前露出这般神色。

萧炎不由得有些受伤,可药尘是他绝不肯放手之人,净莲妖火带来的反应与药尘的抗拒让他无措的停住了动作低声呢喃,“老师……”那句话他不曾说出口,但他知道药尘一定感受的到。

药尘心中百味陈杂,定下神来观察,萧炎的身体越来越破败,净莲妖火的力量太过浩瀚无穷,他一人,根本就无法承担,恐怖的火焰,弥漫他身体内每一处,同时,也充斥着他的心间,这些火,无法外泄,迟早将萧炎由内自外的尽数焚毁。

萧炎神色隐隐透着委屈,他知晓,这个弟子一身傲骨从未求人,看着温和实际上性子桀骜,又屡遭打击家变更是飞速成长,他心疼之余,又因心力尽数放在萧炎身上,所以无论什么时刻他对于萧炎几乎是竭尽所能有求必应,而这时候常年养成的妥协习惯不自觉又溜了出来,药尘几乎是在自己未察觉的时候就软下了神色。

萧炎一喜,而此时正处于对抗之间,他心神一松就被净莲妖火寻到了破绽乘虚而入,药尘看着他眼中的红色再次开始肆意弥漫,粉红色的妖异火焰蒙上了黑眸,清明被逐渐吞噬,他定定瞧着萧炎在用意志力极为艰难的挣扎着逼迫自己清醒,不由得在心底轻叹了口气。

他药尘对萧炎永远狠不下心,更何况,他又怎么舍得他费尽心血才培养成才的弟子陨落在净莲妖火之下,这些年来,萧炎对他的重要性早已无可比拟。

罢了,罢了……

就以他的身体,来分担萧炎无法承受的异火能量吧,只要能救他,就是要他的命,药尘也毫无怨言。

他迟疑着放开了戒备,手环上萧炎的脊背,随后就见那黑眸中惊喜与仅剩的清醒被瞬间吞没,净莲妖火忽的窜过来将两人包裹其中。

炽热鼻息贴近了脖颈,在他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雪白衣带已经被扯开,轻薄的衣衫直接被狂暴撕碎,旋即在高温中化为灰烬,倏而贴上腰际不断游移的手掌心火烫,灼的药尘身躯轻颤,最终他默默闭上眼,放弃了所有抵抗。

妖火空间一片寂静,在距离岩浆海面数十丈的半空,却有着一个足有百丈庞大的粉红火球,不多时,里面隐隐传出一声低低的压抑的痛楚呻吟,又在空气中悄悄湮灭。

END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