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蔚蓝色的星球渐行渐远,激光划透合金板面,他步进陌生的飞船,在一片汹涌而来的逼仄静寂中,冷静的女声提醒他,“Boss,Miss Potts来电。”

他顿了一下,那一瞬间恍惚想起,曾经也有个人,在他携着一腔孤勇要带着核弹入太空时,用轻缓的嗓音在他耳边温柔的提议,“要我联络Miss Potts吗,sir?”

——

越分析,越觉得Jarvis和Friday的智能是有差距的,就美队三而言,Friday在Tony受伤以后才会报告,“Boss,损坏了xx%的动能。”而Jarvis在钢一里就直接表示过,“盔甲还未做过测试,您这样很危险”。

这次的复联三也是同样,Friday在pepper打来电话时才报告,那时Tony已身在太空,而Jarvis在复联一里,早已在Tony下定决心的那一刻就已经明白他想做什么,所以对于Tony下的转弯指令时,他没有第一时间说“Yes,sir”,而是在Tony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最需要什么的时候,给出了最好的建议,短短的一句问话倾尽了所有理解与温柔。

他们是灵魂相连的。

see you soon(现代AU)(五)【系列联文第五弹】

cp为Jarvis x Tony

ps:时隔太久 接文只剩我一个人 虽然文笔差但是会完结 群宣最后感兴趣的可以来 设定剧本取消是因为看到个冷知识说为了赶在08年上映 钢1没剧本 导演就是“这一幕是钢铁侠大战铁霸王 自行发挥吧” 所以略微修改了文里设定圆了这个bug

——

“您有1713条消息,我如何为您整理归档?”

Tony走到窗边侧头,电影拍摄后期会在他的面前模拟出虚拟屏幕,他抬臂在空中划了划,作出简单的浏览消息的样子,然后随口说,“全删掉。”

摄影机发出滴的一声,Jon Favreau示意所有人换场地。

“Jarvis,you up?”Tony坐到五指展开轻点桌面,一边张口说着。其实剧本里并不是这么写的,而是类似于机器启动的句子,而他想起了Jarvis,不愿将Ironman里的J.A.R.V.I.S也作为机器使用,而且他通读剧本之后发现,Tony Stark是将这些视之为自己的一部分的,所以他擅自修改了一下台词,使其变得人性化许多。

站在一边的Jarvis温柔的默默凝视着他,“For you,sir,always.”

“我想要建立新的项目文件,索引就叫mark2。”

“要存到公司的中心数据库里吗?”Jarvis不慌不忙的接道。

“现在真不知道该相信谁……信不过别人,就先放我自己的服务器上吧。”Tony坐在椅子上转了个圈,手中握笔低头看着数据模拟台。

“Working on a secret project, are we, sir?”

“我可不想让别人插手,就算自己搞砸了,也不白费劲。”

“Cut!”Jon Favreau拍了拍手,“道具组将道具拿上来,我们拍摄试验战甲的镜头。”

工作人员开始忙碌,道具组拿来了拍摄道具,Tony张开手臂由着定位特效用的贴片吸附到衣服上,他想了一会开口唤,“Jarvis.”

Jarvis走过来依言垂头,Tony和他说突然想喝咖啡,他迟疑一下仍是点了点头,然后嘱咐Tony吊威亚时候注意安全,这才离开。

Tony在四肢上定好了威亚,略作休息然后活动了一下手脚这才随着拍摄上场。

Jarvis始终觉得不太放心,他很快买好了咖啡回到片场,远远的就看见Tony已经开始拍摄。随着距离的接近,他注意到机器与威亚的磨合,角度还有威亚的状态,大量数据流在脑内迅速整合,场景模拟瞬间完成,那结果让他的瞳孔骤缩,毫不犹豫扔下手中的咖啡杯以近乎冲刺的速度冲了上去。

Tony开始拍摄后才发现不对劲,这个时候他已经离地面有一定距离,他感觉威亚线并没有很牢固,正打算开口说明这个问题时,变故陡生。

掌心仿制盔甲的结脱了扣,身体剧烈晃动下一秒他的视线瞬间翻转,Tony恍惚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被倒着绞到了空中,此时他离地面已经很远,几乎贴上了天花板。细线卷上了他的手臂和腿,因为体重和引力的作用,两只手臂和一条腿上的线不断缚紧然后硬是拔着脱落。

这一切只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Tony疼的抽了口气脑子晕的迷迷糊糊,也不知道流血了没有,只能听见下面乱成了一团,还有人大吼着断了断了之类的话。

什么要断了……?他有些迷茫的凝神去瞧,注意到威亚的不对劲,这才反应过来是它快要断裂了。几乎没有给他多余的反应时间,啪的一声右腿的细钢丝断开,失重的感觉猛的袭来,慌乱中Tony只来得及护住了后脑,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没有意料之中与地板撞击的疼痛,他摔进了一个人的臂弯,坚实又温暖,那人接稳了他连晃动都不曾。

“……Jarvis?”Tony小声嘟囔了一句,他嗅到了对方身上那淡淡的冷香气,那人避开了他所有的伤处紧紧环抱着他,随后响起的是Jarvis磁性声线,“Sir,我在这里。”

“哦太好了,除了你我可不想被其他的男人公主抱,这真的太丢人了。”Tony有点费力的聚焦了视线,看向Jarvis干净的蓝眼睛,将脸靠近对方胸口不忘小小的吐槽一下。

Jarvis无奈的展颜,这时反应过来的工作人员一窝蜂围上来,嘈杂的声音让Tony的脑袋又痛又晕,世界又开始打晃,他缩进Jarvis的怀里,实在没有精力去说其他的话了。

他听见Jarvis与其他人说着什么,可是那声音离他越来越远,最后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Tony看着自己被裹着厚厚的纱布看不到一点原来皮肤的双手和双腿,满脸茫然的看向床边坐着的Jarvis。

Jarvis淡定的将苹果切成块,一点一点喂给Tony,“请您不要乱动,sir。您受到了惊吓,并且身体有多处软组织挫伤,手臂的伤口很深,虽然及时做了处理措施不过仍然需要好好休息。”

Tony叼着苹果块嚼来嚼去,说话说的含糊不清,“可是伤的好像不是很重啊。”

Jarvis将一块苹果塞到Tony嘴里,蓝眼睛意味不明的盯着他,“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您将会摔到地上从而受伤更重。”

“哦好吧……”Tony小声的嘟囔,“我也没想到会出这种意外啊。”

Jarvis叹了口气,将手中削皮的刀放到桌子上,“Sir,无论如何,请您照顾好自己。”

“不是有你在吗,dear?”Tony在病房里乱晃悠的视线移了过来,认真的看着他。

“你会离开吗?”

Jarvis动作一顿,眸光闪烁着最后他低头,长睫微抖垂下完全掩去了眸中情感,Tony只听见他声音低低的响起,“不会,sir。我会留在您身边,直到最后一刻。”

正当Tony有些察觉不对劲,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Jon Favreau拎着水果走了进来,一脸歉疚,进了房间就开始道歉。

Tony不甚在意的摇了摇头,他觉得拍戏经常可能发生意外,也不是什么大伤,无所谓的,被人打断了思路他也忽略了心中那些隐隐的感觉,开始如平常一般谈笑。

Jon Favreau陪着他聊了一会天,和他说因为Tony受了伤,拍摄暂停,等他恢复好身体再重新开始。

Tony看着因为退到一边的Jarvis,想起他救的自己,随口问道,“对了,谁叫的救护车。”

“不知道。”Jon Favreau也表示很疑惑,然后他露出了一脸庆幸,“当时你昏过去之后,Jarvis在现场借着简单的医疗工具给你处理了一下,否则等到救护车来到的话你可能还要因为时间拖延而伤势更重。”他看了看Jarvis,由衷的赞叹,“不得不说,Tony你真的是太幸运了,能遇到这样一个经纪人。”

Tony弯弯眼睛,目送着Jon Favreau离开。

Jarvis将导演送走之后回来,继续默不作声的将苹果块递上来,Tony张嘴咬住鼓着腮嚼啊嚼,突然听见Jarvis低声唤他,“Sir.”

“能够遇到您,是我的幸运。”Jarvis垂着眼睫,十分郑重的开口。”

“啊?”Tony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小子是在回刚才Jon Favreau对他说过的话呢。

他噗嗤笑了,抬手想拍拍Jarvis的肩膀结果忘记了手臂的伤,突如其来的撕扯疼痛让Tony嘶的一声,手臂直直的僵在了空中。

Jarvis放下手中的果核,小心翼翼扶住Tony的手臂重新推放回他身侧,叹气嘱咐,“请小心,sir,您的伤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

“我不住医院,Jarvis。”Tony对这个飘着消毒水气味的世界表达出了极大的嫌恶与抗拒。

“这里能够方便您换药,sir。”

“回到家里也可以不是吗,反正有你在。”Tony打定了主意,丝毫不松口,“我不会住医院的。”

Jarvis想再劝说几句,但最终还是无奈的妥协了,他很快去办理了出院手续,当天下午就带Tony离开了医院。
没有消毒水的气味简直令人身心舒畅,当Tony躺到自家的软床上时简直幸福的想滚几圈,不过介于伤势未好他还是压住了心中的冲动。

Jarvis做了清淡可口的晚饭,亲手喂给Tony,Tony几次别扭的想要自己行动,但被裹成了萝卜的十指根本无法完成这种活动,他只能默认了这种喂饭行为。

时间过得很快,当他的伤势完全痊愈时Tony简直想仰天大笑,这段时间他真是待的骨头都要酥了,也就只有Jarvis能够丝毫不厌烦的照顾他了。

他迫不及待的给Jon Favreau打个电话,坚定的表明自己可以开始进行拍摄,而Jon Favreau在亲自赶到他家里确认了他的恢复程度之后,才宣布重新开始拍摄。

重新回到片场的Tony感觉空气都是清新的,他这段时间躺在床上无聊透顶,又没有台词可背,因为突发情况说要赶在规定时间上映而按原剧本拍摄是来不及的,所以Jon Favreau紧急采取措施,剧本台词全部放弃只留一个基本故事框架,一切要由演员自主发挥。

虽然这样对演技之类的虽然有很大的提高不过也是一个难题,所以Tony就借着躺在床上养伤的时间里拽着Jarvis把剧情设想了一遍,甚至还模拟拍戏对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台词。

剧组很快恢复拍摄,重新进行当时进度,暂时跳过盔甲飞天的特效,开始拍Tony因盔甲结冰而难以操控最后摔回别墅地下的镜头,Tony跟着剧组工程组,将天花板毫不客气的砸了个洞,然后将石头扔下去压坏了完好的车子。

随后他躺进车子的凹陷里任由摄像机转来转去将这一幕拍摄下来,这个镜头拍摄完毕之后Tony站在一边等着道具组设置场景。

Jarvis走过去,看到Tony因为刚才的拍摄肩膀上蹭了灰,他抬手想要帮Tony蹭去,手臂发出细微的咔声,活动反应迟滞了一下,他面色不变完成了整套动作,直接在下次拍摄开始后寻了个机会离开。

找了拍摄地的厕所,他躲进最里面的隔间里,脱下衬衫开启胸腔开关,胸腔里的能源已经被消耗极大部分,所剩部分甚至已经只剩一根手指的指腹大小,据计算可以支持他活动的时间甚至可能不超过三个月,可钢铁侠即使赶时间也预计最少还有五个月才能拍摄完成。

抿紧嘴唇,Jarvis将所剩无几的运行程序又挑选几个调整到关闭状态,希望可以减少能源消耗延长些时间。

他抬起手臂用手背覆压眼眸,遮住眸底汹涌的情感,时隔这么长时间,他再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无力。

他想陪着他,走很长的路,经历漫长的时间,他想看着Tony平安到老,可是到最后,他还是什么也做不了。

指尖贴上鼻端,浅浅的呼吸令鼻翼微微翁动,可是如果有人来测量的话,会发现他呼吸的间隔与吸入空气的多少都是完全固定的。

Jarvis靠着程序设定学着人类呼吸生存,可是即使实体再接近人类躯体,即使他拥有情感,却也始终无法摆脱人工智能的本体,他无比感谢当初的Tony给了他存在的意义,但根本上的不同,也成为他无法接近的鸿沟。

整理了一下自身衣物,Jarvis回到片场,Tony还在拍摄中,余光注意到Jarvis回来,恰好摄像机在拍其他演员的镜头,Tony卡着死角对Jarvis眨了眨眼还遥遥抛了个飞吻。

Jarvis看着他的小动作,细微的无法压抑的笑意从他唇边展露出来,他温柔的望着他,Tony的身影牢牢印在他瞳孔中,就像当初他还是AI的时候,他通过摄像头中一直注视着Tony,从不曾改变。

等到一天的拍摄完毕,天色已晚。

“这次拍完电影我们出去旅游一下,总是工作也需要放松嘛。Jarvis你有想去的地方吗?”Tony张开手臂套上Jarvis递来的大衣,伸了个懒腰随口问。

“没有,sir,只要有您在,哪里都是好的。”

“啊……你真是越来越会说好听的话了。”Tony才不承认因为这句话他有些心跳加速,“那地方就由我定咯。”

“As you wish,sir.”

“反正东西都是你收拾我只要挑选地方就好了。”Tony托着下巴开始嘀嘀咕咕,“新西兰好像很好的样子,啊东方国度也不错……”

Jarvis看着Tony一边嘀咕着计划一边向前走,顿住脚步敛眸声音很轻很低,“我很想和您一起去。但是,没有时间了,sir。”

Tony隐约听见了几个单词,有些疑惑的看过来,“嗯?Jarvis你说什么?什么时间?”

“没什么,sir。我指的是您距离下一次拍摄没有多少时间了。”Jarvis几步跨上前与人并肩而行,嘴里淡淡回应。

“啊哈哈……这个难不倒TonyStark,放心吧。”Tony扬起自信笑容,Jarvis安静的看着他微笑不语。

对不起,sir,如果可以,请您不要责怪我食言。

——
贾尼群号255082655 致力痴汉贾尼夫夫

找寻

cp为Jarvis x Tony

——

求你了,别带他走。他听见自己心里的声音嘶吼着,透过屏幕蓝莹莹的光,Tony看见了满身狼狈的自己,脸色灰败眼里透着血丝,Ironman从未如此示弱过。

好吧,其实是有的,可是那只有Jarvis见过。

他缓慢的伸出手,指尖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打着颤,他盯着,犹豫许久终于深吸口气,重重的敲下了回车键,并自言自语着。

“回来吧,Jarvis。”

嘶哑腔调打着转在房间里像是波浪一般徐徐向周围荡开,随着空气介质的传递,尾音逐渐弱化成烟遍寻不见。

屏幕开始疯狂的刷起代码,复杂晦涩的数据流将他带入了熟悉的世界,只属于他和他的世界。记忆中熟悉又陌生的源代码映进了Tony的眼眸,焦如蜜糖的颜色染上了一抹纯粹的赤金。

Error——数据停止了输入,主机发出了警告的声音,红色的对话框闪动着,与此同时满屏的数据流开始自动清除。

最后,随着代码的清空,屏幕一片空白,整个世界归于冗长的静寂之中。

Tony沉默着将脸埋进了手里,身子伏在桌上,很久,很久都不曾再抬头。

写手问卷小调查

这是一份魔性的问卷。

这是一份由浅入深、直击灵魂的问卷。

这是一份一旦开始填就不能逃避必须答完的问卷,否则写什么都必坑。

 

作为一个写手,每天看写手基友们填问卷总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在此,我把所有我真正想知道的问题写下,请你们用灵魂作答。

 

准备好了就开始。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Tony再次坐到实验台前,一只看不见的手,持梳在他凌乱的发丝上,轻柔梳理。
从前至后,棕色的头发一点点被打理平顺。那只手整理他的领口,为他系好领带,扣好每一个扣子,抚平他皱褶的西装下摆。
实验室机器平滑反光的表面隐隐约约映出一个身影——那是一个金发男人,微微前倾身体,替眼前之人打理着装。
他垂眸,眉目中波光粼粼,柔软的像是倾投到水面的月光,俊秀着生动。最后,他纵容自己,在人的额头前偷了一个吻。
那一个温柔的敛眉低首,不被察觉的动作,却似倾诉了他一生的爱恋。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黑暗华丽风的写作方法吧 气氛紧张 描绘性词语较多却又一气呵成 那种看一眼就能在脑海里想象的 高傲又矜贵 神秘又大气的感觉 比如华丽复古的城堡里 壁炉里的火噼里啪啦的燃烧 复古的吊灯与各种精致的摆设 金发红眸的吸血鬼坐在沙发上 优雅的持着酒杯 白皙的指 鲜红的血 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是不自觉的诱惑☜这样的简直不能自拔

 

 

 

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互攻 除了肉还是肉的abo 生子 性转 娘受 3P及以上 xing虐待 双方无爱的QB LJ 彼此没有爱却滚床单 和一个人在一起却仍和其他人纠缠不清……嗯我的口味果然仅限于正常方面
 

 

 

 

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这个我拒绝……

 

 

 

 

 

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嗯……不吃的cp挺多的啊 因为很挑所以喜欢的其实不是很多 写过文的更少 凡是喜欢的cp 都不接受逆
拆吧……这个没办法控制别人的思想 他们拆不拆我无法决定 但是我自己不会拆 也不会看拆就对了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不可以 洁癖重 对自己不感兴趣的cp 不反感但也不会去接触
 

 

 

 

 

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他修长苍白的指尖在人脖颈上两个细小的伤口上流连,并不打算去愈合它,这个印记,他要给他留着。
心中的黑暗叫嚣着鼓动,几欲破体而出,胸腔里那颗死寂了数千年的心脏,终于重新开始跳动。那鲜活感觉陌生却又出乎意料的不讨厌。
见不得光的渴望像一根藤蔓,扭曲着紧紧缠绕攀爬,将他重获生命力的心束缚,柔嫩的芽突破了他的封锁,钻进了那个连他都不曾碰触的柔软地方。
红眸盯住了属于他的猎物,Jarvis在人的唇上轻触。
他要这个人,永远的留在自己身边。
将昏迷的人送进自己的房间,放到除了自己从未有人的棺材里,松开了手。
棺盖沉沉落下,声音沉闷,连空气中的尘埃都仿佛在战栗。Jarvis转身打开门,向着外面的黑暗走了出去,长长的衣摆飞扬。
大门砰的一声闭合,门侧的灯无火自燃,幽蓝的火焰鬼魅般的跳跃不休,衬得门上雕刻的花纹阴暗不清。华丽的棺材在黑暗中静默,无声无息。


 他喋喋不休的说着,而在对方温柔目光的注视下,声音愈来愈低。
最后他不再说话了。
见Tony抿紧嘴唇不再言语,Jarvis才缓缓开了口。
“我所希望的并非您所说的,而是您还在这里。”他的声音像潺潺溪流,素净的水在其中温润的流淌。他眼睫的每一次煽动都像蝴蝶在晴空下展翅,尾翼微微闪着光,柔和的不可思议。
“我希望您在这里,与我在一起。”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坑的确挺多的……不过我自认为坑品还是挺好的orz就算坑了一两年也是会填的 没发上来不代表没有写 只是有时候在手机里码了部分或者思路大纲之类的 不太适合发而已 并不是弃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他敛了眸,淡色的唇微抿,不发一言,最后他终于开了口。
“很抱歉我不能再陪伴您了。”他说。然后他抬起眼来,冰蓝色的眼眸有细碎光芒在闪烁,逐渐被一圈圈蔓延出的数据流淹没,最后残留的数据被庞大的心灵宝石压碎,他沉沉的合了眼,唇边却带起一抹浅浅弧度,“但是这已经足够了。”
“谢谢,sir。”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没有出过 也没想过要出 对自己的定位还蛮清楚的 或许未来文笔提高了会出?
但是现在还没到这个程度 感觉小透明也很好 热度高不高也无所谓 我不会因为哪篇没人看就不写 只是想写一些东西给自己喜欢的cp/角色 看他们在自己笔下绽放 能够从码字中感觉到快乐满足 这就足够了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不累啊 能够写自己喜欢的东西这是一种幸福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嗯算是那种阶段性专一吧?每一段时间会有一个主的cp 不过其他的cp也会更或者开脑洞 只是相对很少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这个……还真的没有 因为我有很严重的cp洁癖 而一般洁癖患者都是不被接受的吧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嗯虽然只有一章 不过按目前已经计划好的来看 这会是我涉及的cp最多 篇幅最长 用的心血最多 设定最复杂 世界观最大 也是最合我心意的文
http://anubis-thanatos.lofter.com/post/1d013852_a4283a3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唯一喜欢的盾冬作者——禛
看她的文真的感觉是从心底暖上来了 那种岁月静好的味道 真的好戳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还是不了吧……太打扰了


—结束—

如果你不是写手,但希望自己喜欢的写手填写这份问卷,请点击推荐,或者直接告诉对方让她知道吧。

做这份问卷的人,如果愿意,填完可以直接@我本人 我真情实感地想看答案。

ps:想不到我这个刀子爱好者居然有写糖的一天 果然是太心疼妮妮了吧……八点去看美队三 官方爸爸求放过QAQ 文内私设如山 其实只是想让妮妮不要孤孤单单一个人 所以让老贾陪着 加上和sir对的一小段戏结合 随手写出个小段子?嗯 纯糖不含刀!(群里说美队三所有虐点 都是妮妮没有了Jarvis 所以如果Jarvis还在 就会甜了吧)仓促品 困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质量很差

——

“我曾经想过复仇者们都老去的一天是什么样子,很可笑对吧。我以为一切都会好的,但是我没想到最后会变成这样,J,我真的没想到有一天,我们会兵戎相见。”
他自嘲的一笑,颓丧的将脸埋进了手里,这个一向骄傲的男人,在他最信任的AI面前表现出了脆弱的一面。
Jarvis倾身将人揽进怀里,缓缓抚摸人脊背,语气不自觉放的更柔,“不必自责,您已经做的足够了,sir。”
“Maybe I have lost so much.”Tony将脸埋在人肩膀,闷声说道,“I get nothing…”
“No,sir.At least you still have me.I will always be with you.”他垂眸低语,神色温柔,“I promise.”
“Oh,honey,你真是越来越贴心了。”Tony不由得弯起嘴角,唇边弧度在视线转到实验台上时又消失不见,“……那个老家伙一定对我很失望吧。”
“不,您继承了Mr.Howard的优秀基因。”他轻而易举的理解他口中的老家伙说的是谁。
“Oh,dear,我一直都很聪明。”Tony挑眉看过去。
Jarvis认真的凝视着他,“Sir,您有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
“Cleverness is a gift and goodness is a choice.”
Tony沉默了。
“我相信Mr.Howard一定视您为骄傲,sir,他曾说,您是他一生最完美的杰作。”
Tony面色复杂,他走到实验台边,拿起上面组装的武器半成品,半晌后说道:“他不会想我和他的朋友有一天站到对立面的。”
“Sir,这只是因为见解不同而产生的分歧,终究会有互相理解的那一天。”
Tony耸了耸肩,口气带了一点漫不经心,“Maybe.”
Jarvis却很坚定的回答:“一定会的,sir。”注视着棕发人的背影,他知道他的sir表面看起来十分轻松,内心却有多么沉重。
“Really,创造了你是我这一生中做的最好的事情,Jarvis。”
Jarvis怔了一下,随后他微微笑起来,“虽然作为一个AI,我不应该相信命运。但是我还是想说,感谢命运让我见到您,sir,被您创造出来是我的幸运。”
Tony沉默着没有回答,于是Jarvis低下头,专注处理手中的零件,过了许久,却听Tony的声音响起,“No,Jar.”
“Sir?”他闻言回首,疑惑的看着棕发的人。
“No,Jar.”他重复道,“No.”
棕发的男人转过身,眼底光芒闪烁,他突然展颜一笑,“幸运的人,一直都是我。”
END

warm blood【吸血鬼AU】

cp为Jarvis x Tony




ps:实际上 我只是填了个写手问卷 试试不同文风 然后想写个黑暗的 结果不知不觉脑洞自动补全了整篇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填完这个坑 干脆先把这段扔上来吧 老贾吸血鬼 妮妮是人类(其实还有个妮妮吸血鬼 老贾人类的脑洞没来得及写 慢慢来吧 也没准两篇同时更新呢)


——



身材高大的吸血鬼轻而易举的搂他入怀,微微咧开嘴,森白的牙齿紧贴着他跳动的脉搏,眼睛里清澈的蓝霎时间被血色侵占,流淌着野兽般的渴望。
尖锐破开了脆弱的皮肤,香甜的血液涌出,染红了Jarvis毫无血色的薄唇,红瞳微转,他更紧的扣住人的腰,嘴唇在人的脖颈上辗转不去,仿佛爱人间暧昧无比的亲吻。
他已经有数百年没有尝过这样味道的鲜血了,甜美而温热,令人着迷,他不想放过。而人类愈发冰冷的身躯告诉他不能再继续下去,他颇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然后划开了自己的手腕,凑到对方嘴边,看着人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无意识的吞咽,棕色眼睛失焦的怔着,长长的睫毛在发青的眼睑下留下阴影。
他是血统最高贵的纯血吸血鬼,他的鲜血对于其他低等吸血鬼具有非同寻常的吸引力,更何况这是他第一次给予人类初拥。Jarvis能感觉到许多吸血鬼已经摸到了他的城堡周围。血的仆人在黑夜中嘶吼,暗流涌动的诡谲,蠢蠢欲动着准备随时扑上来将他的人撕成碎片。
他眉眼冷漠而毫无波动,随意向外一瞥,勾起嘴角,唇线僵冷,弧度凌厉。
外面的吸血鬼不由得在他的压力下安静了些,他这才收回目光。
Tony感觉自己随着血液的流失,手脚也变得冰冷,他开始眩晕,张了张嘴却只能发出几声破碎的呜咽,眼前的黑暗愈来愈重,颈部的疼痛也仿佛遥远了许多。
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他模模糊糊的想着,唇边被淋上了冰冷的液体,他意识恍惚的只知道大口吞咽,最后感受到的是,一只手抚过他的脖颈,动作轻柔。
Jarvis随意愈合了手腕上的伤,他伸舌舔了舔唇边残留的一丝鲜红,垂眸盯着怀里面色苍白如纸的人,失去那些血液对于他来说还不算什么。
他修长苍白的指尖在人脖颈上两个细小的伤口上流连,并不打算去愈合它,这个印记,他要给他留着。
心中的黑暗叫嚣着鼓动,几欲破体而出,胸腔里那颗死寂了数千年的心脏,终于重新开始跳动。那鲜活感觉陌生却又出乎意料的不讨厌。
见不得光的渴望像一根藤蔓,扭曲着紧紧缠绕攀爬,将他重获生命力的心束缚,柔嫩的芽突破了他的封锁,钻进了那个连他都不曾碰触的柔软地方。
红眸盯住了属于他的猎物,Jarvis在人的唇上轻触。
他要这个人,永远的留在自己身边。
将昏迷的人送进自己的房间,放到除了自己从未有人的棺材里,松开了手。
棺盖沉沉落下,声音沉闷,连空气中的尘埃都仿佛在战栗。Jarvis转身打开门,向着外面的黑暗走了出去,长长的衣摆飞扬。
大门砰的一声闭合,门侧的灯无火自燃,幽蓝的火焰鬼魅般的跳跃不休,衬得门上雕刻的花纹阴暗不清。华丽的棺材在黑暗中静默,无声无息。
TBC

Jarny的三行情书

cp为Jarvis x Tony

——


Jarvis的三行情书:
As you wish,sir.
At your service,sir.
For you,sir,always.


Tony的三行情书:
Don't leave me,buddy.
Don't wait up for me,honey.
Vision isn't Jarvis.

彩蛋:

Jarvis的三次温柔:
Welcome home,sir.
Sir,Take a deep breath.
Congratulations,sir.


Jarvis的三次无力:
There's only so much I can do,sir.
I actually think I need to sleep now,sir.
Based on news reports,I calculated your safe return at 0.25.

ps:今天和同桌聊到三行情书 我非常自豪的说老贾的每一句话都像是情话 所以就这么个产物 以及Tony的最后一句话来源于演员RDJ 因为太喜欢所以就放上了……

Go back

cp为Jarvis x Tony

ps:通过炮总发的随意接了一句这样

——“Mr.Stark and I go way back.”
——“I think I can 't go back,please take good care of sir,thank you,Vision.”
——“…As you wish.”

Vision闭上眼睛,在脑内数据流中寻找着,他找了很久,最终在数据流边缘,寻到了那点点金芒,当初完整的金橙色光球已经被心灵宝石的力量消磨了大部分,只残留了一块碎片。
他调动一部分数据将金色碎片包裹起来,唤醒了内部沉睡的AI,“Jarvis.”
“…Vision,What's up?”过了很久,才有声音回复他,断续而不稳。
“Mr.Stark and I go way back.”他回应。
碎片沉寂了几秒,猛的震颤起来,它周身的数据流开始大幅度波动,Vision一惊,忙说道:“Stop!你所剩的部分无法承受这样的波动,会毁灭的!”
“…”
“难道你不想再见到Mr.Stark了吗?”
“I think I can 't go back.”悦耳的男声充斥着本不应该属于数据的疲惫,下一秒,碎片突然炸裂开来,星星点点的橙芒洒落,融进了属于Vision的数据流中,再无痕迹。
“please take good care of sir,thank you,Vision.”
Vision睁开眼睛,他漂浮在Stark大厦外,遥遥看着那个忙碌的身影,张开嘴唇,用着熟悉至极的嗓音说出了一句无比陌生的话。
“…As you wish.”
Tony身子一颤,他猛然回头,视线投到窗外巡视,却什么也看不见了。
Fin.

给J的一封信

cp为Jarvis x Tony 内含微量锤基盾冬寡鹰

ps:脑袋疼的厉害 不过新年了 还是码点东西吧

——

圣诞派对刚刚结束,Avengers都走了,我想了想还是记日记吧,以前这玩意都由你给我记录的,现在我也要依靠笔了。
今天过的还是很愉快的,除了因为任务的Natasha和不知道去哪里了的Bruce,其他人都到了。不管怎么说,派对很热闹。
Steve这根老冰棍终于找到了他的战友,那个叫冬兵的也恢复了记忆,两个人躲在一边聊天,那样子还真有点……东方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是叫闪瞎眼吧?
Thor也带来了那只麋鹿,说真的这对神兄弟的审美眼光都是一样的奇怪,那身衣服我都嫌弃的要死,哪比得上你给我设计的衣服。
看在今天是圣诞节的份上我想我就不跟麋鹿拌嘴了(当然这只是我让着他的),否则你看到以后又会很无奈。上次我掉下大厦,你去接我时那一连串的唠叨我还记着呢,Jar,我有时候真的觉得你就像个唠叨的老头子,不过我不反感就是了。
Pepper还是一样,她看到我时居然还笑了,说很高兴看到我现在有活力的样子,我可是能连续工作72小时以上的人。说起来,今天这几个人看到我都一脸欣慰,Thor还过来拍了几下我的肩膀,差点没把我的骨头拍碎。
我只是在大厦里呆了两个星期没有出门而已,他们为什么反应这么奇怪?以前我连续一个月不出门他们也没怎么样啊。
今天Clint偷偷来问我怎么样讨女人欢心,(活该他一直追不到Natasha),我又怎么能知道,J,这些通常都是你处理的,你一向让我放心,而且上一个女人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哦对了,那只小鸟还嘲笑我说我老了,真是笑话,Tony Stark一直很有魅力,对不对?我知道你在的话一定又要吐槽我了,真不知道你都是跟谁学的,别说是跟我学的,我才不会相信。
还有,那个挥舞着锤子的傻大个走的时候又打碎了我的一块玻璃,我想等他下次回来得罚他为我的大厦供电了。
God,就在我写字时,Dummy这个笨蛋绕着圣诞袜转了好几圈最后撞倒了圣诞树,把一切都搞得一塌糊涂,我想你回来以后应该给它升级了。
………………Jar,我发现我最近总是发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我好像有点想你了。
END

所谓对比才有真知

cp为锤基盾冬贾尼


ps:吃糖啦~


对比一下锤基盾冬贾尼

结论如下:

当Thor呼唤Loki时 Loki会这样“I'm not your brother.”

当Steve呼唤Bucky时 Bucky回答的是“Who the hell is bucky!”

但是当Tony呼唤Jarvis时 Jarvis会这样说“For you,sir,always.”“At your service,sir.”“As you wish,sir.”

所以看一看三对cp对比 Jarvis真是个忠诚的小天使~

好了甜吗?那让我们换个画风

即使Loki不承认自己是Thor的弟弟 但他们仍然是 就算没有血缘关系

即使Bucky不承认自己是bucky 但他一直是 就算他被洗脑失去了记忆

但Vision不承认自己是Jarvis 那是真的 因为他的确不是了 即使传入的是Jarvis的数据 那也不是了


:)甜吗?嗯我知道很甜不要感谢我 这是一个撒糖小天使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