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惑

一个存稿箱。

对待重要之物的反应(贾宝玉版)

cp为鼬佐越苏尘远瓶邪

ps:对不起我今天不太正常 抽风之作•﹏•严重ooc 只为好玩

屠苏登时发起魔来,一把拎出焚寂,就狠命摔到地上,骂道:“什么焚寂,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天墉城众人一拥去拾焚寂.紫胤急的拉了屠苏道:“孽障!你生气,何苦摔那命根子'”屠苏死死抱着一边呆愣的陵越道:“正常师兄弟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神仙似的师兄也没有,可知这焚寂不是个好东西!”

鼬登时发起魔来,一把撕下法令纹,就狠命摔到地上,骂道:“什么法令纹,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宇智波众人众人一拥去拾.富岳急的拉了鼬道:“孽障!你生气,何苦摔那命根子'”鼬看着一边安静睡着的佐助道:“正常孩童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弟弟也没有,可知这法令纹不是个好东西!”

宁致远登时发起魔来,一把拿起茶杯,就狠命摔到地上,骂道:“什么嗅觉,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宁家众人一拥去哄他.宁昊天急的拉了宁致远道:“孽障!你生气,何苦不要那命根子'”宁致远盯着一旁的安逸尘道:“正常人都有,单我没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神仙似的基友也有,可知这没嗅觉不是个好东西!”

小哥登时发起魔来,一把抓起鬼玺,就狠命摔到地上,骂道:“什么鬼玺,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张家众人一拥去拾.张大佛爷急的拉了小哥道:“孽障!你生气,何苦摔那命根子'”小哥拉过一边明显在吃惊的吴邪道:“正常人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么一个天真无邪的老婆也没有,可知这鬼玺不是个好东西!”

鼬佐

是哥哥甘愿背负一切黑暗 倾力放水一战 以自身死亡的代价 给予弟弟沦落黑暗前的最后光明 是额头轻柔的触碰和温柔的双眼啊

“原谅我,佐助,这是最后一次了。”他笑着说。
那微笑着的嘴角 是他给予这个肮脏世界最后的抚慰 从此 世上无他

#鼬佐#

如果他不是哥哥,他不是弟弟,又会怎样。

他无需以十三岁的稚龄,背负灭族叛村的重创。

他无需心怀仇恨,只为杀死那个男人的愿望。

他便不会以病重之躯,四处抓捕奔波只算流亡。

他便不会与蛇做交易,即使明白可能生命无望。

他可以幸福,而是不用挂在嘴边的那句原谅。

他可以开心,而是不用总是追逐哥哥的锋芒。

他不会睡去,遗留的只是那温柔的目光。

他不会复仇,即使内心里已然满是苍凉。

如果他没有死亡,是不是他们就不会相遇在秽土转生的战场。

如果他没有绝望,是不是他们还可以在一起,而不是情意雪藏。

可惜,他是哥哥,他是弟弟,命途茫茫,终归四方。

——谨献鼬佐,献给那个永远二十一岁的男人。

残墨

cp为宇智波鼬x宇智波佐助

ps:只写了一段 没头没尾 古风架空向 鼬已死 佐助失去了记忆 竹墨是曾经和鼬一起长大 身份为侍女 姐姐一般亲密的人

竹墨忐忑不安的在门外踱着步子,佐助拿了那么多烈酒进去,可别出了什么事情才好。

低头看着脚下,布鞋上繁复艳丽的花纹映入眼帘,随着她的步伐一动一动,或许是因为反复绕着门前走的缘故,她觉得头晕晕的,眼前变得一片模糊,一阵阵的恶心感袭来,她急忙停下倚在墙上休息。

“啪!”清脆的响声从房间里传出,她的身体一震,敲了敲门,低声说了句逾越了,就急匆匆的推开门向里面看去。

房间的四角点了几盏油灯,寂静的燃烧着,散发着暖融融的光,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一目了然。

佐助正坐在木桌前喝着酒,他的脚下散落着酒坛的碎片,长长的袍子下摆拖在地上,已经被泼洒的酒液渲染出湿痕。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进来,佐助轻轻偏过头,空余的指托起手边茶盘里盛满的酒杯,碰到唇上,微微倾斜,任冰凉的水液丝绸样滑过口腔黏膜,咽喉,继而落入食道。

辛辣的感觉自胃里升起,他却毫不在意,又拿起一个盛满澄清酒液的酒杯。

看着佐助一系列流畅的动作和他那呈着不自然晕红的白皙脸颊,竹墨冲过去,不顾主仆之分,夺下他手里的酒杯,急促的说道:“主子,别喝了,你已经醉了。”

略带茫然的看着她,却也听话的没有再接着喝。

偏过头看着酒杯,脑子里不期然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像,沉默了一下,佐助突然说道:“竹墨,你去研墨。”

“……是!”

她站在他常用来作画的案台前动作,房间里又恢复了一片寂静,只有墨与砚的轻微摩擦声。

过了一会,竹墨说道:“主子,墨已经研好了。”

佐助轻嗯一声,拿着盛满酒液的酒杯走过来,将其倒入些,与墨混合。

她垂手站在一旁,看了他一眼,除了红润的脸颊以外,不论是清明的眼神还是稳稳的动作,都看不出他方才喝了那么多酒。

拿起毛笔,挽了挽袖口,佐助将之浸入已混合的酒墨中,然后一改之前缓慢作画的风格,伴着案台下寂静燃烧的铜灯投下的影子,笔尖如灵动的蛇,在上好的宣纸上游移,脑中的形象和浓黑的墨一起留在了洁白的纸上,

在夜深、油灯快燃尽时,最后一笔终于完成,佐助将毛笔搁置一边,因为掺了酒的缘故,墨很快就干了。

那是一个白袍黑发的年轻男人,站在一棵樱树下。

竹墨扫了一眼,发现画中的男人和佐助留下的那一幅画中的男人是同一个人,而这个人是……

她呼吸一窒,垂下头,掩盖住眼眸里那一抹复杂。

正待仔细观察时,身后传来瓷器碰撞的声音。

回头看去,佐助已经坐在了木桌前,手撑着头,看起来是因为酒劲彻底上来的缘故。

他正低下头看着桌上酒杯里的酒液映着的自己的模样,轻声问道:“呐,竹墨,你说,我像谁?”

“像谁?”她一怔。

“是啊,我像谁?”他重复了一遍,抬头注视着离自己几步远的人。

像谁?当然是像自己了。

其实你更像他……这句话并没有说出口。

她愣愣的看着他含着醉意的眼眸,清澈而干净,似醉似没醉,唇角向上挑起一个弧度,带着浅淡的温柔,他的笑那么像他,又不是他,她看呆了。

“嗯?”

“啊……”脸烧了起来,她刚想回答,他却又低下头去,白皙修长的手指抚着侧脸,叹息一般的说:“罢了,罢了,你又怎会知道,毕竟连我自己都不清楚。”

她略带歉疚的想,抱歉,主子,我知道但我不能告诉你,毕竟那太过残忍。

想到这,她忍不住回头看向案台上的画。

“我要睡了。”佐助没注意到竹墨的小动作,他微阖眼帘,低低的说道。

缓缓站起,脚步不稳的向着床榻走去,竹墨忙上前去扶。

看着安静的躺在床上的他,竹墨将地上的碎片收拾干净,回身却发现他的嘴唇在动,似乎说了些什么。

迟疑一下,她俯下身体,把耳朵凑到他唇边,却没有任何声音。

带着淡淡酒气的温热鼻息喷洒在她耳上,脸唰的通红,站起身,她吹熄了油灯,“哧”的一声, 燃烧的灯芯留下了几点暗红,缕缕青烟在空气中游荡。

在“吱呀”的关门声响起之后,房间里又恢复了静寂,月光轻柔的洒进,照在床上人宁静的睡脸上。

不思量 自难忘(二十字微小说)

cp为宇智波鼬x宇智波佐助

01 Adventure(冒险)

鼬和佐助看着对面状若疯狂的斑,决定尝试沟通一下。

02 Angst(焦虑)

鼬紧紧皱着眉头,表情担忧的注视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佐助。

03 Crackfic(片段)

佐助微微抬头,就看到对外一向冷着一张脸的哥哥嘴角浅浅的弧度。

04 Crime(背德)

“我好像,喜欢上自己的哥哥了……”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本来还一直迟疑着要不要向鼬倾诉心意的佐助在见到艾斯和路飞后下定了决心。

06 Death(死亡)

佐助没想过原来他的结局是这样,可更为残忍的是他在那之前亲手造成了鼬的死亡。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据说宇智波佐助因为慰灵碑上没有鼬的名字而烧了火影的办公室。

08 Fantasy(幻想)

如果鼬不是佐助的哥哥,会不会还活着。

09 Fetish(恋物癖)

佐助表示对于鼬无比的重视锁骨上的那条项链很能理解。

10 First Time(第一次)

佐助穿上了黑底红云的晓袍,原来他当时的生活是这样的,他似乎能够触摸到了。

11 Fluff(轻松)

“佐助,开饭了。”

“知道了哥哥。”

12 Future Fic(未来)

“这就是……我的弟弟?”鼬站在婴儿床前,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孩子柔嫩的小脸。

13 Horror(惊悚)

鸣人表情呆滞的看着佐助一脸灿烂阳光的笑。

14 Humor(幽默)

佐助目前说过最好笑的话就是他是攻。

15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他掐住他的脖颈把他按在墙上,语气嘲讽:“你的恨,还不够深。”

16 Kinky(变态/怪癖)

鼬买了整整一个衣柜的晓袍换着穿。

17 Parody(仿效)

“我也想强大到可以保护哥哥和父亲母亲。”

“嗯佐助,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18 Poetry(诗歌/韵文)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19 Romance(浪漫)

在夏夜祭美丽的烟火下,鼬与佐助十指相扣许下永远不离开的誓言。

20 Sci-Fi(科幻)

“输入密码口令启动人形电脑。”

“我愚蠢的弟弟。”

“密码正确。启动成功。宇智波佐助为你服务。”

21 Smut(qing色)

不知是不是鼬的错觉,佐助现在发丝凌乱,衣衫半敞,肤色雪白,竟让他移不开视线。

22 Spiritual(心灵)

佐助可以无所畏惧的走在任何地方,因 为他知道,他的身边永远都会有鼬陪伴。

23 Suspense(悬念)

“好久不见呢,鼬,佐助。”带土淡淡笑着说出这句话。

24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哥哥?”佐助靠近那个正默默走路的男孩。

25 Tragedy(悲剧)

佐助最终没能阻止鼬的身体在自己面前消散。

26 Western(西部风格)

“真是可笑,鼬这么优秀的牛仔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弟……啊!”

鼬面无表情的放下枪:“你的话太多了。”

27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鼬知道很多女孩子喜欢佐助,他承认,佐助确实很招人喜欢。

28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佐助这个称呼……不是谁都可以叫的。

29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鼬和佐助看完了当前最热门的动漫火影忍者,发现里面有一对兄弟和他们的名字一模一样。

30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哥,我真的好爱你。”

“佐助,我爱你很久了。”

31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佐助在暗处盯着那个紧紧贴在鼬身上撒娇的女孩,表情阴沉。

32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佐助啊,这个孩子的父母在大战中死去了,你和鼬就收养他做儿子吧。”鸣人指着一个男孩说道。

33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 未解决情欲)

佐助喘息着,主动凑过去吻上鼬的唇。

34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他低头去吻他,下身用力的一个撞击,看他脸色潮红弓起身体。

35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石川英郎从来都没想过,他和杉山纪彰有一天会在一起。